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施工中】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

是在秋天已经开始了一半的情况下,突然才回忆起了夏天的事情。

【海洋球】

因为出差的时候不知道带什么伴手礼好,于是在车站里的小店里买了一个海洋球。

准确地说也不算海洋球,是一个包裹着许许多多彩色海洋球的半透明橡胶球。

带回去给Hikaru的时候,他还是饶有兴致的玩耍了一阵。

到了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个周末,薮宏太在客厅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球,但是里面所有的海洋球都被捏碎了,乱七八糟的搅在一起,像一团彩虹做的浆糊。

【扁】

在等下班的巴士,摸索交通卡的时候,摸到了一个塑料袋,还有一点油乎乎的。

啊,完全不记得了。

薮宏太心中暗道不好,掏出来的时候蛋黄酥已经被压得尸首分离了。

虽然...

6

魔法小饼干是世界末日之后的 雇佣杀手玲奈七保护大小姐安凝的故事

还有一个是连环杀人魔alpha囚禁一个捡到的omega 被子外面很危险

年纪大了 我要记下来 我怕我把初心忘了  

2

【罗月月x陈晓芸】仙人堂前列绮罗

姨太太这才刚刚跨出烟草铺的门槛儿,后边仆从的洋伞紧接着就跟上来了。这位姨太太的脾气可不小,要是有什么伺候得不到位的地方,太太当场倒是不会指责,可回了家跟大帅这么一说,怠慢了的人可就再也没有好下场。

说来也怪,这姨太太算是大帅后院里年纪最轻的,最如花似月的,却也是最不像姨太太的,倒是像大帅的女儿,像个大小姐似的被宠上了天。


对于府中下人那些小猜测小心思,罗月月听在耳中,却从未放在心里。她自小流落烟花,比这些更难听更难看的不知道见过多少,反而是做了大帅的姨太太,生活更悠悠然然,对于这种小事儿,自然不放在心里。

大帅本是粗人,年轻的时候羊放得好好的,是起义的时候被抓壮丁抓走的,凭着一股子莽...

5

【Smebber】Unforgettable Survivor #2

设定 ABO+世界末日+噩梦老师E07/E08

内含无车外链 仅规避敏感词用 


5 #Story

睁眼的一瞬间,就看到天花板上贴着的白纸,大大的写着FINAL RANK。

疑惑地直起身体,发现从手腕开始一直延伸到手肘上,密密麻麻都是圆珠笔的痕迹,我是谁,我要做什么,这世界又是什么。

身体不由自主地摸向睡裤的口袋,带出来一大堆小纸条,最显眼的是一张粉色的便利贴,写着一个地址,标记了考场,和一定要过之类鼓励的话。

「我们颐真真的好聪明啊,不像我,只是长得帅。」

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句话,不禁笑出声了来。可紧接着的又是疑惑,颐真是我的话,那么说这句话的人又...

7 12

【狗毛狗】Oh Holy Night!

快递店的卷帘门很旧了,到处都是铁锈。

杨晔噘着嘴,垫着脚把卷帘门扯了下来,再用力的往下一砸,扣进锁里。其实这是杨晔第一次关门,卷帘门很明显的回弹了一下,杨晔愣着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王雨煊的声音。

「你没关好。」

杨晔站了起来,说「你先把纸贴上嘛。」

然后就站在一边,看王雨煊把写了字的白纸贴在卷帘门上,再蹲下去把卷帘门重新扣进锁扣里,又蹭了一手铁锈。

手好脏啊。自从在快递店做兼职开始,每天手都好脏啊。杨晔在心里默默的想,于是在回寝室的路上,她搓着那个从后腰上拽下来的暖宝宝,搓啊搓啊搓得暖宝宝都变脏了,也没和王雨煊牵手。

其实她也没太和王雨煊牵过手。

路上路过一直买水果的摊子,忍...

30

【薮光】猫系男子じゃない(8)

【Marry me?】


醒来的时候眼前就全是白色了。


被自己扯到了脸上的被子虽然软乎乎的却有一股杀菌剂的味道。八乙女光使劲闭了闭眼眼,挣扎着想坐起来,手臂稍微一动,扯得全身都疼。他一个脱力,又跌回了枕头上。


「哎哟你好好躺着吧。」


八乙女光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一转头才发现坐在床边的薮宏太。透过他身后的布景,八乙女光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医务室。


准确的说是学校为了应付第三性别的学生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而特别准备的隔离室,是医务室里隔出来的一个房间。


「诶!诶!看什么呢?」

见他呆呆看着自己身后的...

10 55

【95Line】好朋友会做的三四事 #1

*

金泰亨第一次遇到朴智旻的时候,感觉这个人的性格真的是好得不可思议。

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床上。

在隔离室里。

当时血气方刚的金泰亨被荷尔蒙和信息素乱了心智,腺体还咬得无比生疏,留了好几个牙印。

事后还没来得及道歉对方就又去参加封闭集训了。

正式文件是在几天后才下发到金泰亨手里的,喔在历史的长河里这玩意儿叫结婚证书。金泰亨记下了文件里朴智旻的ID,上班时间悄悄黑进内网给朴智旻写了长长一篇道歉信发进了突击队的频道里。

过了一天半才等到朴智旻的回复。

金泰亨还在总部食堂吃着晚饭,消息提示音突然就响了,一眼扫到是来自内网的信息,赶紧点开了来看。

「没关系,也不是很疼。」

「在生...

4 25

【安凝七】「友達の友達が食べられた ?!」

喜欢上应该大概可能是直的女孩是什么感受?

谁知道。

天知道。

鬼知道。

还有加藤玲奈知道。


坐在自习室里的加藤小姐叹了一口气,丢下笔整个人趴在书上不想动了,鼓着嘴跟自己生闷气。

生气自己,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喜欢上入山学姐呢。

看她这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简直就像被收光了能量的小树,坐在对面木崎尤利娅只觉得恨铁不成钢,伸过手来用笔狠狠敲了一下她的头。

「很疼啊!」

被敲了头的加藤一下就坐直了起来,耳机挂在书页上都被扯掉了,无声地对木崎做着口型内容类似很痛啊杀了你之类斗嘴的话。

木崎也无声的做了一些傻不傻你快好好看书之类的口型回击。

气不过的加藤对着她做了一个咬人的小表...

2

【95Line】奥氮平片(NC-21/ABO)

*有非自愿性行为/sexual abuse/轻微监禁/暴力

人设代入comeback vlive喝了两口苦荞茶眼神犀利泰(?) x serendipity旻

————————

上一次出门是什么时候呢,朴智旻不记得了。

上一次看到雪是什么时候呢,朴智旻不记得了。

上一次和金泰亨以外的人说话是什么时候呢,朴智旻不记得了。

失去了计算的意义,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朴智旻是真的忘记了。


金泰亨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卧室的窗帘仍旧是拉着的,朴智旻还在睡觉。

朴智旻总是在睡觉。像是逃避这个世界,逃避发生的一切一样,总是在睡觉。

最开始的时候朴智旻还在挣扎,还数次试图逃出去,跟金...

1 28

【糖果】请问这杯是您的柠檬益菌多吗#3

*

穹顶M86主机系统被黑客入侵的新闻在发生的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星系,一周后这名黑客被抓捕的信息却被封锁了。


闵玧其站在镜面玻璃后面,盯着审讯室里那个面容憔悴的少年。少年的看着十分清秀,不像是个技术宅的样子,眼睛里早已因为长时间的审问失去了神采。

眼睛真圆,像个兔子。

闵玧其在心里这样想。


接着就看到少年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上校转过来拍了拍闵玧其的肩,「中尉啊,之后就交给你了。」


闵玧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朝上校敬了个军礼,上校对他这个态度好像很满意的样子,边...

2
 
1 / 4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