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糖果】请问这杯是您的柠檬益菌多吗#3

*

穹顶M86主机系统被黑客入侵的新闻在发生的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星系,一周后这名黑客被抓捕的信息却被封锁了。

 

闵玧其站在镜面玻璃后面,盯着审讯室里那个面容憔悴的少年。少年的看着十分清秀,不像是个技术宅的样子,眼睛里早已因为长时间的审问失去了神采。

眼睛真圆,像个兔子。

闵玧其在心里这样想。

 

接着就看到少年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上校转过来拍了拍闵玧其的肩,「中尉啊,之后就交给你了。」

 

闵玧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朝上校敬了个军礼,上校对他这个态度好像很满意的样子,边点头边离开了。

 

放下了手的闵玧其再抬头去看那个少年的时候,对方已经在镇定剂的作用下完全趴在了椅子上,穿着军服的工作人员解开了少年的手铐,另一个穿着医护服装的人上前,抓着少年的手肘,再补了一大管粉红色的药剂。

 

*

最开始只是圈内的一个赌约。

 

这个赌约甚至到最后连奖品都没有,全靠用爱发电。噢,其实奖品还是有的,获得第一名的人将被赠予一个机会把星系监狱的牢底坐穿。

 

所以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发现蛋糕店楼下全是红蓝色的警灯再闪时,田柾国感觉自己真的是吃了一口爱的幸运曲奇吧。

 

下一秒他的反应就是猛地合上笔电的盖子,把盘子里布朗峰的最后一个角塞进嘴里,把帽衫的帽子扣上低着头就想往楼下走。

 

可还没走出两步,一个带着电流的东西就狠狠撞上了他的腹部,疼痛瞬间穿透了四肢百骸。

 

田柾国昏死过去之前,只看到了模糊的画面里,有很多人,有蓝色的电流,还有一大团薄荷绿色。

 

*

比起前线的枪林弹雨,待在弩顶期间的轮休的日子还没开始几天,对闵玧其来说就有些无聊透顶,他甚至有点极端的在数着下一次轮换上前线的日子。

 

结果休假还没到一周,上边人手不够,就给他派了个抓未成年违法犯罪的活儿。

 

算了,能出门比不出门好。

 

结果发现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跑都没跑就给电趴下了,闵玧其面无表情地蹲下身把趴在地上的少年双手铐了起来,摆手招呼了下属过来把人抬走,站起来无视了周围围观的群众转身就走。

 

闵中尉是个极其怕麻烦的人,这种要被众人围观的事情早撤早好,特别是前几天和同办公室的金硕珍打赌输了之后染了个薄荷绿的头毛,更显眼了。

 

*

距离帮忙抓人那事儿已经过了一周,填了几天文件表格的闵中尉感觉自己闲得发霉,又一动也不想动。

 

办公室里金硕珍也不在,那家伙借着谈公事和他家金外交官耍朋友去了,好不容易捱到快下班,玩了一会儿扫雷,很没意思,闵中校把腿搭在桌上,一下一下晃着,百无聊赖等下班,切尔西靴的鞋跟敲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响。

 

结果时间刚跳了一次,还有一分钟到点,上校就推门而入,吓得闵玧其一下跳到地上稳稳敬礼,不过依旧是面无表情。

 

*

「犯罪者保护计划?」

 

闵玧其拿着文件,隐约感觉自己今早这一电是电出了一个大麻烦来。

 

弩顶的安全系统在星系里也算数一数二了,能破解弩顶防火墙的人,还是个未成年,技术提升空间极高,吸收进军队里,必定是个大好人才。

 

「玧其啊,你也知道,学园的alpha和omega都是系统配对。上边筛选了一圈,年龄合适还单身的alpha也就你一个了。」

 

没想到那小兔崽子还是个omega。

 

闵玧其盯着文件里少年的档案照,迟迟没有说话,上校见气氛有些尴尬,刚想说点什么,闵玧其就点开了附件的申请书,把自己的ID填了进去。

 

以最快速度填完信息的闵玧其把平板电脑递回给了上校,「请问我现在可以下班了吧?」

 

*

整整三天,田柾国没有合过眼,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到了极限。

 

每次他稍微把头低下来一点,都会有电流狠狠把他电得清醒过来,他甚至感觉自己后腰那块皮肤应该已经烧焦了。

 

那些人不断地问他重复的问题,他也被迫回答了无数遍,从他的作案动机,到他的家庭身世,一字不漏,事无巨细,但那些人绝口不提对他的判决和惩罚,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像是在测试他的人品,考验他的忠诚。

 

田柾国的确是个守得住秘密的人,三天过去了和他一起打赌的那些人的名字他一个都没说,在审讯途中却发现他们每一个人的底细都早就被这些人查得一清二楚,根本不需要由他来保守什么秘密。

 

到最后田柾国几近崩溃,所以那些人循循善诱地问出我们有一个保护计划,能保证你不受牢狱之灾还能恢复正常的生活,你是否愿意加入的时候他毫无犹豫选了是。

 

在田柾国面前出现了一个文件的投影,被拷着的少年签不了字,投影蓝幽幽的,他的眼前模糊得连文件上的字都看不清楚,恍惚间就在一个发光的框里留下了自己的指纹视为同意。

 

下一秒那个抵在他腰后的电击器就撤走了,田柾国脱力地瘫倒在椅子里。

 

过了一会儿就有一个人推门进来,田柾国根本没力气抬头看是谁,后劲就感受到一阵刺痛。

 

有液体顺着那阵刺痛注射进自己的身体里来,之后田柾国就失去了知觉。

 

 

<TBC>


*抓捕部分参考电影《我是谁: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

 

#3.5

多年后闵玧其拿着那份文件的影印本嘲笑田柾国说你看看你当年给我签的卖身契。

然后被身形和个头都大一号的田准尉摁在沙发上抢走了ID转身就拿去网吧开了个包夜单间点了一打星系新品饮料樱桃黄油小啤酒和好基友金准尉一起打了一通宵游戏第二天清晨睡眼惺忪的回家被接到了金准尉家朴准尉打的小报告的闵上校反摁在沙发上狠狠抽了一顿屁股(。


评论
热度(2)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