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猫系男子じゃない(8)

【Marry me?】


醒来的时候眼前就全是白色了。

 

被自己扯到了脸上的被子虽然软乎乎的却有一股杀菌剂的味道。八乙女光使劲闭了闭眼眼,挣扎着想坐起来,手臂稍微一动,扯得全身都疼。他一个脱力,又跌回了枕头上。

 

「哎哟你好好躺着吧。」

 

八乙女光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一转头才发现坐在床边的薮宏太。透过他身后的布景,八乙女光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医务室。

 

准确的说是学校为了应付第三性别的学生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而特别准备的隔离室,是医务室里隔出来的一个房间。

 

「诶!诶!看什么呢?」

见他呆呆看着自己身后的墙不说话,薮宏太伸手到八乙女光的眼前晃了晃。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这个omega有时候还挺好玩儿的,经常一个人盯着什么地方就开始发呆,发呆也样子特别好看。

 

八乙女光缩了缩脑袋,又想躲回被子里,想躲开薮宏太。毕竟从现在这个状况来说,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行了行了别睡了你睡一天了都,我在这儿陪你坐得我手机都要没电了。」薮宏太看他的小猫咪又想缩成一团,赶紧拎着他的领子把他从被子里提出来,「你有充电宝没有?」

 

于是八乙女光小心翼翼点了点头,指了指放在一边凳子上的自己的书包。他的本意是让薮宏太帮他拿过来再帮他找,结果薮宏太站起来径直走过去就开始翻他书包了。

 

好吧。八乙女光面上没有表情,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们Alpha,素质真的低。

 

「诶!」在一堆课本笔记本中间找到了移动电源的薮宏太一抬头,看见八乙女光又是默默盯着被子不知道想什么的样子,出声喊他,「等会儿是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啊?」八乙女光这下是彻底愣住了。

 

「不是吧…发情期这还有几天呢,咱们不过了?」薮宏太是真的被他这样气笑了,过来戳了戳他的额头。

 

「喔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儿…」皱着眉头,薮宏太又想起了什么,「等发情期结束了你得跟我把结婚申请书填了。」

 

八乙女光僵住了。薮宏太以为他又发呆呢,刚想凑过去看,床上的omega就气势汹汹地坐了起来,狠狠瞪着他,不知怎么的眼睛又红了。

 

「你…」八乙女光声音都在颤抖,在他面前的是一个alpha,他天生臣服于他,甚至还是一个刚刚把自己强上了的alpha。

 

一个他默念着高中毕业的日子一天天在倒数着要逃离的人。

 

「…你不能这样强迫我…」八乙女光说着,又委屈又愤怒,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又流了下来

 

「那又怎样?」

薮宏太突然凑近,额头抵住他的,把八乙女光压回了枕头里。

 

「被标记了的omega在发 期没有被人上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我告诉你吧?」

眼前的男生笑起来像冬天的暖阳,却又像是整个地狱都在笑。

 

会死。

八乙女光被他的笑吓得差不多心脏都要停了。

他当然知道。

他会死的啊。

 

八乙女光哽咽着,动也不敢动,话都说不出来。薮宏太笑了笑,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我先去教室收东西,你收拾好了自己下来,操场边上自贩机那儿等你。」

 

「哦!对了,」已经打开了门要走出去的薮宏太又突然回过了头,「听说两个人看电影挺有意思的,下次一起试试吧。」

 

【氯硝西泮片0.5x2mg】

 

八乙女光第四次来他家的时候他们正值期末考的复习周,好死不死在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遇到发 期,记忆力不太行的八乙女只能缩短自己的睡眠时间去使劲记住那些错综复杂的年份人名和事件。

 

长时间睡眠不足的结果必然是偏头痛。

 

所以当薮宏太看到八乙女光用可乐送止疼片,而且还是一次四片的时候吓得不轻。

 

他冲过去想抢下八乙女光手中的可乐,他的omega却用一种疑惑的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他。

 

「…碳酸会加速胶囊外壳的溶解。」薮宏太还没发问,八乙女光就知道他要问什么,毕竟这对于八乙女光来说这就像地球会转一样理所当然。他也可以理解像薮宏太这样强壮的alpha,这辈子确实没有什么生病吃药的经验。

 

你知道抗药性吗?

 

他的omega这样问他,轻轻地把还剩半瓶的可乐从他手里抽出来,又慢条斯理地放进冰箱里,而薮宏太对于这个问题当然答不上来。

 

「因为我吃了太多的止疼片,它们对我来说已经不怎么起效了。」八乙女光的口气平静地就好像这件事稀松平常,确实很平常,真是喜欢大惊小怪的alpha。

 

「反正死不了,」他的Hikaru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你不用担心。」

 

你不用担心我会随便死掉。

 

关上冰箱的八乙女光又自顾自的去做别的事儿了,薮宏太却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好像是要阻止八乙女光这样做的,这样的行为非常不健康。

 

可是阻止了呢。他早就见过八乙女光偏头疼得路都走不动,脸上毫无一丝血色的可怜样子。也见过他睡不着觉的深夜,就真的是这样彻夜躺在床上睁眼到天明,在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又不安稳地睡去,过了2、3个小时就要被闹钟叫醒,接着浑浑噩噩地爬起来去上学,然后又是永无止境地头痛。

 

那一刻他突然发觉自己错得离谱。

 

那一刻他发觉自己就是个完全没有点 数的控制狂,还在心里把自己美化成了一个救世主,希望他的omega生活成他觉得该有的样子才会开心。

 

不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爱一个人的话,那么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于是在八乙女光第六次来他家的时候,薮宏太把他压在床上,问他要不要搬来和自己一起住。

 

「Hikaru,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你就是你自己。黑色就是黑色,不会是浅黑色的。」

「而我也喜欢这样的你。」

 

好像过了很久八乙女光都没有回答,薮宏太还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听到自己怀里和被子之间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谢谢你。」他的Hikaru说。

 

「以前看电影的时候,即使很无聊我也会忍着看完…」

 

「谢谢你…摁了快进…」


【tbc】

氯硝西泮片:第二类精神药品,主要用于控制各型癫癎,尤适用于失神发作、婴儿痉挛症、肌阵挛性、运动不能性发作及Lennox-Gastaut综合征。(解释来源百度百科)


心态崩了删了点评论,我觉得我这样太跳了,非常不好,算我自己的锅,冒犯了请别介意。

评论(10)
热度(54)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