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Smebber】Unforgettable Survivor #2

设定 ABO+世界末日+噩梦老师E07/E08

内含无车外链 仅规避敏感词用 


5 #Story

睁眼的一瞬间,就看到天花板上贴着的白纸,大大的写着FINAL RANK。

疑惑地直起身体,发现从手腕开始一直延伸到手肘上,密密麻麻都是圆珠笔的痕迹,我是谁,我要做什么,这世界又是什么。

身体不由自主地摸向睡裤的口袋,带出来一大堆小纸条,最显眼的是一张粉色的便利贴,写着一个地址,标记了考场,和一定要过之类鼓励的话。

「我们颐真真的好聪明啊,不像我,只是长得帅。」

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句话,不禁笑出声了来。可紧接着的又是疑惑,颐真是我的话,那么说这句话的人又是谁呢。

想要努力回想起来,却只有一个模糊的幻影,再使劲儿想的话,头就疼了。

而且时间也不容许他再多想。

 

我叫…金颐真,ID是Reignover。

戴上眼镜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是一张毫无印象的脸。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那么又是在争取什么呢,又是为了什么在活着呢。

Reignover扯了扯嘴角,对自己露出了一个苦笑。

 

「喂!你小子!动作也太慢了吧!」

刚走出寝室楼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Reignover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卷毛男生,愣住了。

「看什么呢,要迟到了!我都要急死了!你不急啊?」 

Smeb看他一脸呆滞,一脸怀疑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喂…你不会连今天要做什么都忘了吧?」

「怎么可能?」

还算Reignover反应快,瞬间就推测出了面前这个男生应该就是Smeb了,他故作轻松的拍了一下Smeb的肩膀,「蠢儿子怎么跟爸爸说话的呢?」

「哎哟你可别装了。」看他好像确实没什么事,宋京浩习惯性的揽过他的肩头就往前走,「爸爸我是看你这阵子恍恍惚惚的,怕你忘了去考试的路,特意来送你好吧。」

「呵臭小子说什么呢…」

金颐真笑着把头转向前方,面上没什么变化,心里早就慌得不行。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如其来的恐惧,不是害怕等会的Rank,而是害怕在这个人面前露陷。

而且他确实是对着地图再三确认了考场的方位,打算提前出门去找的。虽然那个地方对于Smeb来说,也就是他们上学的时候每天必去的训练场而已。

 

「发什么呆呢,紧张啦?」

Smeb看他低着头走路,又不知道想什么的样子,忍不住捏了一下他的肩膀,倒是收获了Reignover一个白眼。

好吧,至少这个白眼,Smeb算是非常熟悉了,心里反倒还有些满意。

「闭嘴吧你。」

Reignover嘴上这么说,却忍不住偷偷看了看身边Smeb的侧脸。搭着他肩膀的男孩子比他高了半个头,下巴上的胡茬和脸上细小的绒毛在朝阳下反倒看得一清二楚。

傻瓜。

这么担心我吗。

连胡子都忘了刮。

 

6 # (The fragment of) Menory

Reignover是在某天补习班下课的夜里遇到那个人的。是怎么遇到的,是为什么遇到的,早已经无从记忆了,在后来的后来使劲回想,记忆的碎片也只拾起到获得了饮料为止。

「喝了就能拥有能和Alpha媲美的身体素质,怎么样,小哥,不来一罐吗?」

突然出现在路边的路人,突然向他搭话,突然的看穿了他的苦恼,突然抛给了他一罐饮料。

「不过啊,得拿一点东西来交换。」

拉开拉环,那罐饮料很像是被放了半个夜晚发出一声的叹息,碳酸有气无力的在糖浆里漂浮游动。好吧,至少它还不算很难喝。

「记忆怎么样,不过分吧?」

其实Reignover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倒是后来在survivor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在无法工作只能老实待在工程车上打发似乎没有尽头的任务时间,smeb除了和他上 ||| 床以外,就尽是在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乱七八糟的书上提到了一种名为多巴胺的玩意儿,smeb在上铺像念经似的一口气念了一大串它的作用原理,还笑着说这肯定是骗人玩意儿,下铺迷迷糊糊要睡着的reignover似梦非梦的听着的同时,也是这样鬼使神差的,不过是摇了摇头。

「人的能力就像容器,你想要装得更多,就必须遗弃旧的。」

就像当年把整个地球抛弃了的人类幸存计划,想要活下去,就必须牺牲这片土地,牺牲你的同胞,牺牲无法给survivor带来贡献的每一个人。

对于Reignover来说,Alpha与Omega与生俱来的镶嵌在脱氧核糖核酸里的天壤之别就宛如survivor外一刻也没有停止的风暴。为了在这场风暴中活下去,弱者必须被牺牲。

而且仅仅只是一点记忆…相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又想和Smeb永远待在一起,又舍不得和宋京浩的每一个回忆,这个早就已经满目疮痍的地球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划算的买卖呢。

所以很快他就对这个饮料着了魔。



Ninjablog ←Enter



“你看,这就是标记带来的效应。”宋京浩依旧闭着眼睛,却松开了揽着金颐真腰间的手,慢慢把他压倒在自己身下,压倒在地板上。

  感觉到跪在自己身上的宋京浩用膝盖狠狠抵住了自己的腿间,金颐真吓得一动不动。

 宋京浩柔软的嘴唇,蹭过他的侧脸,蹭过他敏感的耳朵,在后颈那个自己留下的印记上印上一个温柔却又宣告着主权的轻吻。

 “不过,我还有很多种方式能让你好好记得我,想忘也忘不掉。”

“反正啤酒喝那么一点,也不会醉。”

【END?】

上 【Smebber】Unforgettable Survivor#1

前传 【萝米】兜兜转转

前传仅设定相同 感情线时间线均无关联


评论(7)
热度(12)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