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施工中】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

是在秋天已经开始了一半的情况下,突然才回忆起了夏天的事情。

【Message】

您有一条新的信息。

“老婆,给我买个水果刀。”

您有一条新的信息。

“你给我带的橙子,我打不开!”

您有一条新的信息。

“然后我用裁纸刀划拉开了”

您有一条新的信息。

“嘿嘿”

【海洋球】

因为出差的时候不知道带什么伴手礼好,于是在车站里的小店里买了一个海洋球。

准确地说也不算海洋球,是一个包裹着许许多多彩色海洋球的半透明橡胶球。

带回去给Hikaru的时候,他还是饶有兴致的玩耍了一阵。

到了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个周末,薮宏太在客厅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球,但是里面所有的海洋球都被捏碎了,乱七八糟的搅在一起,像一团彩虹做的浆糊。

【扁】

在等下班的巴士,摸索交通卡的时候,摸到了一个塑料袋,还有一点油乎乎的。

啊,完全不记得了。

薮宏太心中暗道不好,掏出来的时候蛋黄酥已经被压得尸首分离了。

虽然它的器官姑且也只有鸭蛋黄和白豆沙吧。

总之卖相实在是不能看了,正好车站也有垃圾桶,薮宏太吃东西一贯看颜值,抬手就想丢了,却又顿了一下。

自从有一天自己在晚餐前小小抱怨了一句工作的时候,特别是下午,没有什么东西吃一吃总感觉提不起精神呢。然后包里就开始每天出现一些蜜柑、巧克力、抹茶大福甚至还有麻辣冷吃兔这样的东西。

不过可能因为投放的那位八乙女先生过于有技巧,曾经发生过连续三天没有被发现进而没有被吃掉导致不断被投放进去的蜜柑重量过于超额的事件。

这样想了一想,薮宏太还是打开袋子,把中间那个已经碎了一半的咸蛋黄啊呜一口吃掉。

味道还是不错的,薮宏太在心里默默地想,下次一定要吃到完整体!

扬手一个三分球投进垃圾桶里,巴士来了。

【啊咩】

【没有气的可乐】

【煮奶茶】

【工作日记】

 

评论
热度(6)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