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布洛芬依存症

嘶——

牙疼得厉害。

以至于清醒的时间里那颗牙都与他上方的同胞紧紧咬合着,以缓解从神经一直发散到下颚骨头里的疼痛。

特别是早上刷牙的时候,痛得人都要起了轻生的念头。

开玩笑的。

但是真的好疼。

以至于薮平常得不得了的亲吻他都要受不了,特别是那家伙喜欢舔自己虎牙然后爱屋及乌到其他部分的习惯。

还好现在是后背式,他吻不到我。

八乙女光把头埋在凌乱的床铺里,一边喘息着感受身后大力撞击的律动,一边分心偷偷的想着。

姑且还是先吃点布洛芬止痛好了。

如果跟薮说的话,即使会带自己去看牙医,但一定会以“不好好照顾自己要惩罚”的奇怪理由又把自己狠狠操上一顿。

太划不来了。

嘶——

本来想之后再背着薮偷偷去看牙医,姑且在通告期先忍一段时间。结果好像加剧了,连早晨用冷水刷个牙都变成了王子斗恶龙救国王似的如此要命的任务。

八乙女光一边颤抖地挤着牙膏一边盯着倒满了水的漱口杯,心理防线建设中。

……呜哇……

宏太我想去拔牙T  T  

以上只是想想而已。然后就在乐屋被其他成员看到了包包里已经吃掉了小半板的布洛芬。

“你在吃这个药吗,这个吃多了会肾亏喔……”

哈?

宝贝儿你在说啥我怎么听不懂?

如果跟薮说的话,应该会带自己去看牙医,然后以“没关系你伤了的元气我来补”的强词夺理的理由把自己摁倒狠狠操上几顿。

更划不来了。

然后偷偷瞧了一眼坐在乐屋另一角的薮,结果对方其实一直在盯着自己,视线交汇的时候对方还笑了一下。

oh no 怎么突然觉得牙更疼了?!

但是好帅。

嘶——

最终还是被薮发现了。

刚刚踏进家门,在玄关摆好鞋子,就突然被薮扯着一个转身,压到墙上亲吻了起来。

在舔到那颗,折磨了八乙女很久的牙齿上的时候,八乙女一个激灵,狠狠抖了一下。

完了完了完了😱

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薮,对方果然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八乙女心里连警报都懒得拉了。

认命的紧闭双眼,仰头靠到墙上,接受了薮有些粗暴的亲吻,和伸进了自己衣服里继续沿着小腹往下的手。

明天只有一个晚上的通告,宏太你早就算计好了吧。

平常在番组里,给人印象聒噪,又很认真正经的八乙女光,在这种事情上反而,不太爱讲话。

况且薮一般也会让他喘息得讲不出来。

在家里几乎是薮要做什么,他都完全不反抗。对方平常神经有些些大条的设定,这些时候却精明得很,笑

“知道错了没有?”

“……知…知道了……你慢一点……呜……”

腿被架着身子抵在墙上,八乙女死死抱着对方的脖子,身下那个被填满的地方被薮更加用力的顶撞着。其实他心里知道的,每次求他轻一点,那个家伙绝对会朝着敏感点狠狠撞过去,看着他哽咽得更厉害,然后把他的泪水和咽呜全数收进温柔的吻里。

好像是薮的恶趣味所在,自己无论怎么哭着求饶都不会被答应的无力感。有一次故意跟薮唱反调说着来啊你有本事快一点,结果真的被操到射都射不出来,事后委屈得不行,被薮哄了好久才愿意跟他说话。

先是被薮压在玄关口做了一次,拎到沙发上又来了一发,接着就着两人结合的姿势被薮抱回了卧室, 到最后是八乙女一边求饶着答应他再也不吃布洛芬止痛并且档期忙完就乖乖去看牙医一边被毫不留情的填满着在他手里射得枕头上到处都是才让今晚的惩罚圆满落幕。

真是亏大了,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嘶——

早晨七点,成功被牙痛疼醒了。艰难地从薮和被子中间把手抽了出来,忧郁的捂住了自己左脸。好困,好痛,好想睡,欲哭无泪。

被光的动静吵醒的薮迷茫的抬头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闹钟,随即露出一个温柔又略带讨好的笑容,凑过来用唇轻轻蹭了一下他捂着脸颊的手背,收紧了环抱着他的手臂,栽进他脖颈间又睡死了过去。

八乙女直直盯着天花板,觉得自己真的要哭出来了。

起了床,失去了特级道具布洛芬后,刷牙又是一段新的心理斗争,配合八乙女微妙又五花八门的表情,很是精彩。

下定决心一般闭上眼,准备把冷水一吞,手里的水杯却被人抽掉了,换成一杯温水。

“你用冷的太刺激了更疼。”薮宏太擦着头发走出浴室,顺带翻了他一个「没我你怎么办」老夫老妻式爱的白眼。

你懂个球。望着他的背影龇牙咧嘴了一番,薮的那句话却还在脑海里没有移开。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对方摆在这个位置的呢。

演唱会的时候,过去掀一掀衣服。写歌的时候,先想到他的音色。在家的时候,连做饭到一半就被摁在厨房做爱这些乱七八糟的要求都没有什么意见的答应了。

只要薮宏太也在的话,我怎么样都很Okay的。

布洛芬像一种悄悄麻痹了神经的魔法,药效发作的期间身体里的神经都不会再疼,药效发作的期间发烧的人也能活蹦乱跳出门上课。这是什么魔法,是无论遇到什么危机什么状况,都像光环加持一般,随意度过的魔法么。

薮给的温水流入口腔,温柔的覆盖过了光和光牙齿里的敏感神经。

用温水真的就不疼了,你说对了。


嘶——

你不许笑!你给老子等着!

趁着医生转身更换棉球,八乙女光躺在牙医椅上对着诊室外的薮宏太张牙舞爪的虚张声势了一下。

通告期结束有一个二日的小小休假,一大早薮就扯着八乙女来看了牙医。从玻璃门外看到八乙女张着嘴对着牙医的小钻钻,那副惊恐的表情,他真的做梦都要被笑醒。

太好笑了,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可爱。

然后是诊疗结束的八乙女,怨念的看着面前的薮愉悦地胡吃海塞着。

“你居然点了一整个汉堡,一斤这么多对切了也吃不完好吗。”

“还有一盘意大利面,啧啧啧绝对撑死你,发自一个我大写的真心。”

“什么还有一个抹茶戚风蛋糕,你完了肥死你,你当不了爱抖露了。”

八乙女从上第一道菜开始就碎碎念,也完全没有影响薮的好心情。被无视了的光更生怨念。

“你说,你是不是在幸灾乐祸我刚做完窝沟封闭吃不了东西!”

鼓着嘴气饱了的样子萌得薮宏太心都要化了。

笑着放下叉子,伸手过去狠狠捏了一下他不会再疼的左脸。

“我开心当然是因为你不会再牙疼了宝贝儿。”

嘶——

八乙女倒抽一口冷气,薮明显故意的慢慢挺进他的身体里,那种感觉他承受不来。

像是宣誓主权一般,每一寸触觉都在这缓慢的占有中被无限拉长。深入到底接着就是摁着他的肩膀,朝着柔软的中心不留情面的撞击。

光也不敢说不,他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成声的叫着薮的名字,有些失去控制的仰着头,薮在他颈间落下略带惩罚性的吸允和亲吻。

紧紧闭着眼睛承受那些他根本接受不了的快感,恍惚间似乎是听到薮在说话。

“以后有事儿再瞒着我,绝对不轻易放过你了。”

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白光,和似乎要将自己的内里灼烧的那些滚烫的东西。

好像想明白了呢。

我的话,根本就是薮宏太依存症才对呀。



——————————————

Ninjablog ←enter

Tumblr ←enter


如果真的有看到这里的话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 ;д ; )

主题也不明不白的orz

契机是在下的牙疼TAT 真的要命 夏天也不能吃冰惹

然后小光治好了 我还痛着233333

评论(6)
热度(116)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