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猫系男子じゃない(3.5)

【焼き肉やっぱり無理ですね】

 

「来来来,庆祝我们4个,脱离苦海,终于成为可以睡懒觉逃课迟交作业想玩多晚不回家都没关系的大学生,干杯!」

 

玻璃杯清脆的碰撞声,满满的二氧化碳气泡摇晃着消失在水平面的风口浪尖。

 

「真不敢相信这句话居然出自被提前录取的优等生伊野尾先生,我好惶恐。」

 

高木在仰头一饮而尽前,忍不住吐了一句槽。

 

「哈哈哈哈他瞎扯的吧,一开学肯定就得搞设计做制图,每天深夜赶工画到死。」薮笑着,顺带用手肘捅了捅高木,吓得高木一个激灵呛住了,「还有你,乌龙茶就乌龙茶,不要装出一副不醉不归的样子。」

 

未成年人饮酒可是要被逮捕的。

 

于是前几天他们2个半安利半威胁地让高木网购了一台号称「在家里就可以随心所欲制作碳酸饮料」的苏打水机,原理说白了就是把压缩二氧化碳迅速又愉悦的充进任何一种液体里,比如不停冒着小气泡乌龙茶,特像啤酒,超级应景。

 

即使喝的是无酒精,这气氛也让我沉醉,By 伊野尾慧。

 

原本薮和伊野尾真的打算跑到天台上去带一波烤肉的节奏。

 

然后被公寓管理员明令禁止了。未成年人不允许随意玩火,成年人也不允许随意玩火。

 

于是他们决定,在薮家的阳台吃寿喜锅。

 

喔,是薮和八乙女的家。

 

在阳台上的话,稍微抬头就能看见还没有完全沉下去的太阳,紫色和红色和橙色的光。

 

饭局开始得有点早,是因为下午高木嚷嚷着这机子好重我从邮局取了直接去你们家行吗什么还没到饭点管你啊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快点给我开门啦。

 

 

 

「拜托你了不要吓我好不好…」,高木无奈的抓了一把纸巾,低头擦拭泼在衣服上的乌龙茶。

 

薮在旁边笑得筷子里的牛肉都没夹稳,啪叽一下掉进了面前的蘸料碗里。伊野尾拍拍他的肩膀说我们yabu以后可是威震四方纳税人,交保护费都要对方开收据的大审计,你赶快让他欺负开心了我们以后好偷税漏税。

 

「哇你这人好污,以后灰色收入了必须请客吃餐贵的。」

 

「你还学的是海洋生物研究呢,我说我每天想吃新鲜鱿鱼切片你能请我吗。」

 

「我学的是生物研究,不是水产养殖!」

 

「高中你都是水球部的了,大学还离不开水,是不是想人工杂交出活水球?」

 

「那你高中还是棒球部的呢,你家的球棒会讲话吗,来说一句高木雄也超级帅我听听。」

 

「把你手里这块肉给我我就说给你听。」

 

「你完了,到时让小光黑掉你的邮箱,把你的各种各样事通通公布于众!」

 

……

八乙女坐在薮的旁边,端着茶杯,看他们三个忙着斗嘴闹成一团,直到闻到烧焦的味道才发现锅已经干了,急急忙忙加水进去抢救。

 

寿喜锅发出气泡破裂的美味声响,升腾起来的事物香味和着蒸汽一起,从公寓的小小阳台散开了去。

 

他瞪着沸腾的锅,一瞬间失了神。

 

吸饱了汤汁的冬菇,大块大块的片牛肉,味道浓郁的酱汁,以及在中间翻滚着的茼蒿。大家都只是普通的蔬菜,随机又巧合地组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个寿喜锅。

 

好像他们4个。

 

我居然有3个好朋友了。八乙女这样想,默默把一勺辣酱加进了薮的蘸料碗里。

 

薮正背对着他,张牙舞爪地要让高木喝掉一杯加足了碳酸的牛奶。

 

 

 

 

他在搬到薮家的第一天晚上认识了高木。

 

门铃被连续摁了七、八次,在电视前忙着帮他安装PS4的薮腾不开手,只好叫他帮忙开一下。

 

门后边是一个背着塞得鼓鼓的登山背包,笑得人畜无害的卷毛。

 

互相看到了陌生人,他们两个都愣了一下。

 

「诶?!yabu搬家了吗不可能吧。」

 

社交苦手八乙女还没纠结好如何开口,面前自说自话的卷毛突然就凑到他面前,使劲嗅了一下。

 

一副原来如此又饶有兴趣的表情,卷毛后退了一步,笑盈盈地看着他。

 

八乙女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握着门把,不知所措地僵在了原地。

 

身后传来了薮的声音。「你又离家出走了?」

 

「爸妈又让我相亲了。作为新世纪的好青年,思想自由的alpha,我需要维护我自由恋爱的权利!」画风一转卷毛双手合十目光闪亮亮,「拜托你了!这次也请收留我吧!」

 

薮一个白眼,结结实实地翻到了脑海深处去了。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上学期要跳楼的那家伙吧?我叫高木雄也,水球部的,跟薮同班。」友好的卷毛抬起手来,主动想同八乙女握手。

 

他刚想伸手过去,就被薮扯着衣领一把拖到了身后,「他一天到晚泡泳池,脑袋进水太多不好使,我们不要理他。」

 

那天晚上薮进了浴室之后,继续纠结着如何打破尴尬气氛的八乙女却听到高木先开了口。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怎么回事,yabu这家伙估计总让人害怕吧,但他人真的很好。」烫了卷发的男生目光直直盯着电视,侧脸很好看,高木转过来头对八乙女笑了笑,「你男朋友第十七次收留我了喔。」

 

「虽然他做饭一点都不好吃。」

 

八乙女也笑了。

 

「的确不好吃呢。」

 

然后他的日常里加入了这个很容易就Over Reaction也很容易就离家出走的alpha。

 

 

 

「Hikaru!Hikaru别发呆了,我们把yuya按住了,你快点过来把牛奶给他灌下去!」和薮一起把扭动挣扎的高木死死钳制住,抓着高木试图反抗的双手的伊野尾请求队友支援。

 

八乙女愣了一下,拿起桌上装着牛奶玻璃杯,笑着加入了战局。

 

 

 

理论上来说一个小型社交圈子里,不可能如此高频率地出现这么多alpha。

 

当然只是理论上的一般情况。

 

但伊野尾真的是他们三个一起「捡」到的。

 

即使没有夺冠,但也在甲子园取得了史上最好成绩的薮,爽快的收留了同样结束了水球比赛第十八次离家出走的高木。

 

挥洒了一个假期热血的两个人,都被露天棒球场和露天游泳池晒得黑了一圈。高木说高三最后一个暑假剩下的一点点日子,我们三个一起过才好玩。

 

当晚的真心话大冒险高木不负众望地出门冒险去了。

 

凌晨2点,走廊里只剩下应急灯还在发光。八乙女和薮躲在打开的家门后面,幸灾乐祸地看高木如何深夜作死。

 

叫醒对门的邻居,问对方今晚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摁响了门铃的高木,抓狂地在对门门口上蹿下跳。

 

吱呀一声门开了。

 

并不勇敢的卷毛一咬牙就迎了上去。

 

然后被一本厚厚的模拟真题集和alpha愤怒的带着浓浓警告味道的信息素砸了回来。

 

身处偏差值70的名校,假期也没有放松,可复习遇到瓶颈烦躁不堪的时候,家里电闸跳了空调在30°C的气温里罢工了,打电话给物业说得第二天中午才能找人来修,现在居然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敢大半夜来摁门铃。

 

伊野尾慧现在只想把这个不要命的家伙绑上烟花到花火大会一炸了事。

 

他一把推开门,看到了跌坐在地上的高木,躲在门后的八乙女和薮,以及从对门门缝里不断跑出来的空调冷气和室外温差碰撞后产生的白雾。

 

伊野尾低头思考了一下,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

 

「你们……缺小伙伴么?」

 

然后他们又继续获得了一个脑袋转很快吐槽很精彩爱好跑火车的alpha小伙伴。

 

 

 

冬菇牛肉茼蒿和酱汁。

 

寿喜锅,完成。

 

 

 

他们从太阳落山闹到了弯月悬空,从阳台转移到了客厅,4个人怀着实验的心态胡闹,继续把各种各样的饮料塞到机器下面咕噜咕噜往里边充二氧化碳,猜拳输了的人负责喝下去。

 

高木以他深夜独自抱着如此神奇的机器在街上走特别不安全为由要留宿,伊野尾也凑热闹说回家的路上有怪兽有沼泽他也要留在这里睡。

 

「谁不知道你住对门沼泽个鬼!」

 

最后4个人在客厅的地板上四仰八叉地睡成一团。

 

被伊野尾毫不客气搭了一条腿上去的高木,脸朝下趴在抱枕上发出细微的呼噜声。

 

空调吹出的冷气从鼻尖掠过,八乙女睁开了眼睛。

 

突然觉得有点不真实。

 

如果反过来,一年前不是这样的展开,还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呢。

 

平行世界的事情只有平行世界的人才知道咯。

 

睡梦中的薮翻了个身,好像是轻轻抽动了下鼻子,手臂摸索着蹭了过来,握住他另一侧的手,把他圈在怀里。

 

八乙女忍不住无声地笑了出来。

 

他也凑过去,在薮的脸颊落下一个轻吻。

 

你们这些文明社会的alpha,什么时候才能改掉闻来闻去的坏习惯?

评论(3)
热度(59)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