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ほぼクリーム


现在是8月初。

最后一个月的夏季。

连续下了一个星期暴雨。

然而气温也并没有降下去。

而且好死不死的家里停电了。

八乙女坐在屋檐下,密密麻麻细针般的雨滴砸下来落在面前的院子里,小水洼里溅起小水花。

乌云里适时的震起一声响雷。

他闭着眼睛,波澜不惊,一手拿着雪糕,一手扯着衣领扇风。

南方潮湿的闷热感黏着在皮肤上,没有空调的日子简直不能成活,八乙女觉得全身黏糊糊的自己,即将在夏日的雨季里热死。他估摸着,吃完这根雪糕就去泡个冷水澡好了。

显然八乙女是占优势的。

正值暑假,又阴雨不断,两个人都不愿意出门屯粮,这根雪糕是冰箱里的last one。

而且薮猜拳输了。

薮有很不甘心的问他,能不能给我吃一小口。

光大师要被热得飞升,他现在拒绝和世间的任何生物交流。

言重了,不过是无视了薮而已。

盘腿坐在八乙女身边,快要蒸发了的薮,眼看着那支雪糕要被吃完了。

八乙女吃的速度当然比不过雪糕的融化程度,牛奶味的雪糕从末尾滴到了衣服和手上,八乙女急忙睁开眼伸出舌头想舔进去,却还是没赶上,从嘴角蜿蜒着流下来,形成一路水迹。

真像猫咪。

薮在心里想,慢慢蹭了过去。

抖了半天也扯不出抽纸的八乙女,拿着雪糕棍的手肘撞了薮一下,「热死了热死了不要靠过来。」

薮却抓住了他的手腕,凑过去沿着那条牛奶白色的水迹从下巴舔到了嘴角,舌尖游走着撬开了八乙女的唇,唇齿间浓郁的奶香,他加深力道吻了下去。八乙女僵住了,最后一点雪糕在他指尖完全融化。

「你到底要干嘛啦!」

八乙女反应很大的推开他,却被薮抬起了握着的那只手,当着他的面,带着笑意慢悠悠把他手上的雪糕全部舔掉。

八乙女倒吸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刚刚就说了,我想吃一小口。」

薮突然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到了地板上,手伸进八乙女的衣服里沿着腰线慢慢往上,膝盖顺势插进他的双腿间,顶住了轻轻磨蹭着。

「所以你吃完了,能不能轮到我吃点别的?」

「不可以!而且现在超级热的,会出一身汗,我不要!」

但八乙女还是被薮死死压着,动弹不得。

薮低下头来,鼻尖碰上他的。

「没关系,等会我陪你洗冷水澡好不好。或者,我们去雨里做?」

「都不好啦快放……唔……」


评论(7)
热度(20)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