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猫系男子じゃない(4)

下拉可见传送门  ↓↓↓

【デレデレデレ】

 

没意思。

 

做什么事情都没意思。

 

偶尔脑袋里就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八乙女摁了一下暂停,握着手柄,呆呆盯着游戏画面出神。他已经连续通宵了两个晚上,房间里没有开灯,地面散乱着牛奶碳酸饮料的空易拉罐,电视机屏幕的光源把他的身影映在了身后的墙上,像一只猫着背的小小怪兽。

 

按时作息,健康饮食,保护视力。混蛋alpha的话鬼才要听。

 

薮去参加棒球队的集训了。

 

明明是自己讨厌得不得了的人,恨不得他马上消失的人,看到是他发的消息会把手机丢到一边的人,他不在的时候才最高兴的人。

 

连续10天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发过短信回复过LINE的人。

 

八乙女突然觉得有点……落寞。

 

他想薮宏太了。

 

所以所谓斯德哥尔摩就是这样的么。八乙女想着,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手。

 

推摇杆的拇指隐隐作痛。

 

长时间连续不停游戏的结果。

 

可今天不会有人把他甩在地板上,即使他哽咽着不停道歉,对方也没有停止下身的撞击,却用温柔的声音告诉他不听话的坏孩子只能接受惩罚。

 

记忆中的影像太过于清晰,黑暗中的八乙女一下红了脸。

可今天没人理他了。

 

把手柄丢到一边,踢松了插线板,屏幕一闪房间陷入了黑暗,几个小时的游戏进度付之东流。他自暴自弃般将自己放倒在了地板上的坐垫之中,觉得在眼前飞来飞去的薮宏太的样子,比任何一作HD游戏的分辨率都要高。

 

被标记后的三个月来,他从来没有过,如此想念他的薮宏太。明明恨不得对方根本不要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最好。

汤不热  ← enter

ninjablog ← enter


【ツン…たぶんない】

 

 

薮拉开门的一瞬间就愣住了。

 

空气中浓浓的omega荷尔蒙扑面而来,一低头就能看见某个家伙在地上蜷成一团。

 

他反手拉上了门,把包放在了地上,眯起眼睛静静盯着这个家伙看了一会。

 

夹在靠垫和空调被之间,像猫一样。

 

薮这么想着,蹲下来从电视旁边抽了一张湿巾,帮八乙女把手擦干净。他的猫咪还在熟睡,没有被弄醒。

 

好把Hikaru弄醒看看。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勾起嘴角俯下身去看他的小猫,他们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了。估计是闻到了自家alpha的味道,八乙女本能的往他所在的方向动了一下。

 

标记的力量还真是神奇呢。 








可下一秒八乙女突然哭了起来。

 

薮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他只好低头吻掉那些不断从脸颊流下的眼泪,想要安慰他委屈的猫咪,却有些不知所措。

 

「……不给我发信息!!十天了……十天了都不给我打电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八乙女挣扎着抬起手想要把他的脑袋推开,却又被抓住了,十指紧扣着更深的吻了下去。

 

看着八乙女哭成这样,薮现在觉得心疼得要命。他只是想听八乙女亲口承认点什么,也许是间接表达着我们在一起的事实或者类似的,心里其实明白得不行,却还是把他的猫咪晾了这么久。

 

不过是想表明alpha主权这种其实无所谓的事情。

 

就像他也明白八乙女的性格即使只是开口抱怨他短暂的失联都需要勇气。

 

八乙女现在不会说的,他想听的那句话,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

 

擅自闯进别人生活的是他自己才对。

 

「抱歉。」

 

薮把八乙女抱了起来,坐在自己身上,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头埋进肩窝里的姿势正好能看见后颈的伤痕,他留下的伤痕。

 

怀里的那个人扯着他的衣角,小声抽噎着,慢慢冷静了下来。

 

「抱歉。」他又说了一遍。

 

「以后不会了。」

 

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评论(3)
热度(53)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