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藪光】猫系男子じゃない(5)

【また君に番号を聞けなかった】

 

距离放学时间已过去半小时。

 

各社团的活动逐渐开始,空荡荡教室里隐约可以听到管乐部的吹奏声。

 

八乙女光还没有回家,他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看着手机,在等待什么。

 

「跑起来跑起来——动作快一点!承受不了魔鬼练习的都给我退出滚蛋回家!跑起来!还要我说多少遍——」

 

能轻易盖过吹奏乐的吼声突然响了起来,顶楼的教室也听得清清楚楚。

 

就是这个声音!

 

八乙女迅速地锁上锁屏,站起来从桌子边扯起书包带急急忙忙就想走。

 

「果然是这样。」

 

 

反射性抬头,薮没有表情的脸突然放大,直直出现在他眼前,八乙女倒吸一口冷气,坐回了椅子上。

 

他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薮。

 

人在恐惧的时候,果然会继续注视恐惧的来源呢。

 

Alpha荷尔蒙从对方身上涌了过来,带着浓浓的命令味道,和三周前的味道一模一样。如果它们有实体,一定是像阿拉丁神灯里的灯神,听从薮的摆布,把自己牢牢摁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八乙女想。

 

八乙女在薮面前必然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的,他害怕得要命,害怕薮下一步的任何举动,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而薮却轻轻勾起了嘴角,饶有兴趣的看八乙女。

 

像主人不经意间在玄关发现了正想偷溜出门玩的猫。

 

「不如让我推理一下?班级不同楼层不同,平常没有机会碰面,但放学后就不一样了。从教学楼到校门就必须经过操场,等到棒球部训练开始,只要低头快速走过去就不会和训练中的我直接照面。」

 

他的猫咪一瞬间就猫着背软了下去,往后缩了好大一段距离,还是那样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他们的魔鬼教练是出了名的大嗓门,不用电波都能自成电台,信号传播到教室这里倒是快得很。今天特意和教练请了半小时的假验证一下,看来是Bingo了呢。

 

薮笑了笑,像要奖励似的,凑过去在八乙女的嘴角边印下一个轻吻。

 

「Hikaru,你怕他们,还是怕我?」

 

他问。他们是棒球部那些欺凌过他的Hikaru的混蛋。

 

八乙女愣住了,没想到薮会直球连发。他有答案,他肯定是有答案的,可他不敢开口。而且一个必定会让对方失望的答案,八乙女不忍心说。

 

看八乙女咬着下唇说不出话,又委屈得不行的小表情,薮心知肚明。

 

都怕,但后者肯定大于前者。

 

薮想了想,突然伸手摁住八乙女的肩把他吻住了,吓得八乙女闭紧了眼睛。

 

那是一个动作很轻,却又不容拒绝的吻,薮怕稍稍一用力,就把他胆小的猫咪弄坏了。

 

舌尖描绘唇瓣的形状,撬开齿关,薮轻易的探入了八乙女的口腔,舌头卷起八乙女的,舌尖似乎能尝到带着甜甜香气的味道,只属于他一个人的omega的味道。他感觉自己似乎有一个世纪这么久没有闻过美好的味道了,他想要进入更深,他想要狠狠吸吮八乙女的舌头,他想要品尝更多。

 

八乙女显然是抗拒的,咽呜着本能地想要推开薮,手却不敢使劲。被薮死死按在椅子上,八乙女动弹不了,觉得自己好像要被呛住了,他条件反射的咽下那些混有两个人味道的津液。

 

闻过八乙女真实味道的薮觉得他的猫咪身上多余的抑制剂味道让他很是不高兴,他坏心眼的想要在八乙女身上蹭上一点自己的荷尔蒙,小小张扬一下他的alpha主权,况且薮觉得这个吞咽的动作简直就是不经意间的邀请,他吻得更深了。

 

八乙女鼻息间被薮浓浓的alpha荷尔蒙包围,这些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和三周前的一模一样。

 

并且自己的身体从四面八方都涌出一股冲动叫嚣着想念这个信息素的味道。

 

该死的、可恶的omega本能。

 

薮最后在他的下唇亲了一下,放开了他直起身来。

 

他发现他的猫咪眼眶又红了。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注视着,时间随着空气里的风默默从他们两个之间无言的空间里安静地流逝过去,八乙女的眼泪顺着脸颊的线条无声的流了下来。

 

先开口的薮,也只会是薮。

 

「电话号码给我。」

 

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递给了八乙女。八乙女呆呆的接过来,并不知道他要干嘛。

 

薮被逗笑了,觉得他这个样子可爱极了。

 

「电话号码,输进去,不然下周怎么找你?」薮笑着捏了捏八乙女的脸颊,「总不能在走廊上拉着你让你跟我回家吧。除了睡过一次,关于你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反应过来了的八乙女一下红了脸,抬手抹了一把眼泪,低头手忙脚乱的按薮的指示解开了锁屏,输了自己的号码进去,把手机还给了薮。

 

接过手机的薮突然不笑了,八乙女的心又一下揪紧。

 

「那天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八乙女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

 

两句。

 

其一是发情期不允许再使用抑制剂。

 

长时间在发情期间服用抑制剂必然会破坏八乙女的体内荷尔蒙的平衡,他不允许八乙女的身体受到药物的伤害。

 

以及好好活下去。

 

作为他的omega,好好活下去。

 

薮的命令,是他一辈子无法违背的,深深缔结在他的身体里的属于他的alpha的命令。

 

即使八乙女心中充满了对接下来每一个发情期到来的恐惧,对薮的恐惧。

 

八乙女看着薮的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了回应的薮俯下身去,轻轻抹掉了八乙女眼角的眼泪。

 

「乖,别哭了。」

 

他安慰似的轻轻揉了揉八乙女的头发。

 

「以后直接回家吧。答应了不公开关系,就不会在学校随意和Hikaru搭话的,不过给你发信息必须要回。还有棒球部的那些家伙,如果他们再来找你麻烦,我就把他们全部揍趴下。放心好了,你是我的ome……」

 

薮突然住嘴了。

 

八乙女以为他还要继续说下去,他们静静看着对方,空气、风和时间都停止了。

 

你是我的omega,我会保护你的。

 

说什么都不知道,那是骗人的。薮把这句他现在还没资格说的,他没说完的话咽在了心里。

 

八乙女还是那样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等着他开口,薮却觉得心里堵得慌。

 

「我……我去训练了,请假太久教练要发火,你也快点走吧。」

 

说完薮转身走掉了,留给莫名其妙的八乙女一个背影。

 

他这是……傲娇了么?

 

八乙女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果断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擦干了眼泪拿起包也起身离开了。

 

Alpha真是可怕又奇怪的生物。



评论(8)
热度(49)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