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眠り姬

八乙女静静地坐在教堂的石阶前。

 

他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很久了。

 

教堂里已经飘了一天的酒香,整只调味好的烤丸鸟和装着蜂蜜燕麦啤酒的酒桶不停地被抬进去,形形色色的猎人进进出出,吵闹得不行。

 

这明明是场葬礼啊。

 

八乙女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早些时候不知道是谁给他递了一杯,他紧紧握着杯柄,并没有喝。

 

可这就是猎人,没有办法改变,即使教堂中央的灵枢里放的是八乙女最爱的人,是他们的同胞,是这个村子里原先存在的一部分。

 

猎人们还是会大口的饮着酒,大口的用牙齿撕着肉,用粗鲁的话语吵吵嚷嚷的交换着翻过了一个山头的水没林,或是更远的沙漠里怪物生态的情报。

 

每一个猎人在心里都清楚的明白,一旦补给了装备,磨利了武器,领取了任务,踏出村口的那一刻,还能不能转身再回来,都已不由他们自己说了算了。

 

猎人只能或生或死,在战场上,无论经验老道与否。

 

今日他们灯火通明,彻夜陪伴,笑着送走一位逝去的同伴,是因为不能悲伤,明天又要踏上征程。

 

「门口那个……是薮的随行猫么,我看他在那坐了一天了,也没吃什么东西。」

 

「是啊。那小猫也很厉害的,那么远的路途,一个人把薮宏太和龙玉、岚龙锐角之类的素材全部都带回来了。」

 

「可以后怎么办,就这么一个人了,唉,怪可怜的……」

 

身后有猎人好像在讨论着什么,他听到了他们在说薮的名字。

 

后来就没再听清。

 

八乙女觉得刚才他就像有十年这么久没有听过这三个字的发音一样。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天的气温高得要命,他抱着头缩在笼子里被晒得发懵,在里边动来动去,觉得身下垫的那些柔软但吸热的棉布碍事的要命。

 

恍惚间笼子的门好像被打开了,接着他就被揪着后颈提了出来。

 

悬在空中的小猫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张牙舞爪的扑腾了一会才睁开眼睛仔细看着面前这个人。

 

面前的青年嘴角带着一丝暖意,笑意满满地看着他,背后的六花垂冰丸太刀上的冰刃散发着阵阵寒气,突然间他的脑袋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么热的天气就算被砍上一刀应该也会特别凉快特别舒服吧。

 

而且这个人长得真好看。他和对方就这么互相看着,他自己完全没意识到。

 

时间好像静止了。

 

青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把他从猫婆的手上接过,抱到了怀里。

 

「就要这只啦。」青年的声音意外的爽朗,一手抱着他,一手摸索着从钱袋里掏钱。

 

诶、诶…………诶?!

 

怀里的小猫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抬起头来看看青年,又看看猫婆,一副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完全状况外的样子。

 

青年笑得更开心了,猫婆也忍俊不禁地摸了摸他的头,「以后就正式成为随行猫啦,好好跟着主人,遇到大怪物的时候也要勇敢战斗才行喔。」

 

「小家伙还没有名字,你给他起个名字吧。」猫婆对青年说。

 

呆呆仰着头的他就这么看着青年的脸突然放大一般,凑近他的眼前。

 

「嘛……眼睛这么大,又这么有神,就叫你Hikaru吧。八乙女光,好不好?」

 

Hika……ru?

 

「哈哈哈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喔!」青年用脸颊蹭了蹭他柔软的耳朵,可他却意外的不觉得很热,还很舒服,「我叫薮宏太,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咯,Hikaru。」

 

后来那天晚上,他躺在薮的枕头边上,薮才告诉他,八乙女是自己最尊敬的老猎人,也是自己心目中最厉害的猎人,曾经一人独战岚龙,最后带着龙玉胜利而归。

 

「我也要成为最厉害的猎人!」

 

薮的声音里,带着兴奋和喜悦,还有勇敢者的梦想。

 

然后薮转过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他透过月光能看到薮眼睛里,是成为了一个猎人的荣耀和使命。

 

「我和你,我们一定会打败这世界上所有的龙,成为最强的勇者。」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在冻土一起冷得发抖的时候。

 

薮觉得随行猫武器店设计的白兔猫头套上的两个兔子耳朵,猫猫跑起来也会随风而动特别可爱,非得拖着他跑来寒风兮兮,没事就刮刮暴风雪的冻土,说要蹲几只白兔兽,捉到拔毛回去给他做装备的衣服。

 

那时他们轻松解决了乱入的野猪王,两人正躲在一块岩石后边等待白兔兽的出现。

 

随行猫不像猎人,可以喝热饮维持体温,薮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一边对八乙女「居然带冰属性的武器来打冻土的怪物是想给怪物加血吗?」的抗议很不正经的回复到「因为我觉得我这把六花垂冰丸名字特别酷炫,挥刀时释放的冰元素掉出来的时候特别有质感」,一边搓着他冻僵的手给他取暖。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在火山一起出采集任务的时候。

 

他一个人扛着铁镐在岩石缝中敲敲打打想要采出一块燃石炭,还要小心身边流动的岩浆不会突然溅出来烫掉他一撮毛。八乙女已经采到9块了,可他们一共要交15块燃石炭才能完成任务呢。

 

薮站在他的身后,事不关己的样子啃着从白猫那里抢来的圆栗,抱怨着还是狩猎任务有意思。

 

「哎呀你不要再吃啦!圆栗也是精算道具,可以换点数的啊!」

 

然后八乙女就看着薮把最后一口塞进了嘴里。

 

真是不想管你了。他气鼓鼓地转回去,想看看这个采集点还能不能再采出东西来,就听到了身后薮嚼着圆栗含含糊糊的声音。

 

吃完了东西的薮觉得更没意思了。

 

「我们放弃这个任务吧这个真的好无聊啊区区几百块违约金我还是交得起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们回家吧!」

 

喂我还有6个就……

 

然后他就被回家弾熟悉的绿色烟雾包围了。

 

他想起他和薮宏太一起在农场烤鱼的时候。

 

薮一边转着串了鱼的架子一边招呼他扇风把火烧得更旺一点,一边指着其中一条说着「Hikaru你看那条爆裂龙鱼是不是特肥看起特好吃,我们不要拿去合成道具烤好直接拿来吃了吧。」

 

「你不要再随便吃可以换钱换点数的东西啦!」八乙女无语得要命,好想把扇子丢到薮的脸上。

 

「有什么嘛我钓的我当然想吃就吃不可以吗?」

 

然后他们把一整串十条鱼全部烤焦了,只好灰溜溜又去鱼笼边收了一次网,还被一直在旁边钓鱼的猎人笑话了一番。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一起在孤岛过夜的时候。

 

他们俩顺利完成狩猎任务时太阳已经下山了,薮却说听说孤岛夜晚的星星特别漂亮,不如我们明天再回去吧。

 

狩猎区域为猎人准备的帐篷十分简易,搭成一个三角,没有门帘,开放的视野更适合熟睡的猎人能够随时起身应战。

 

「你看,超级通风的,晚上一点都不热。」

 

「……」

 

「明天回到村里我给你买好多好多木天蓼。」

 

「……那就明天再回去吧……」

 

到了深夜却变成薮把他按在床上,下身撞击着填满他,小猫带着哭腔地咽呜着,喵喵地求饶对方却坏心的加快了挺入的速度,低头咬着他的耳朵问他孤岛的星空是不是特别美。

 

薮没有骗他,他透过薮的肩膀看到了孤岛的漫天群星,闪烁,明亮。

 

看得八乙女一瞬间失了神。

 

就好像他们相识的第一天晚上薮握着他的手的时候,眼里的光芒和这星空一样。

 

然后他收回了视线,看着薮的脸,抬头吻了上去。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一起在溪流遇到雌火龙飞出巢穴去教训狗龙,趁机偷了雌火龙的蛋拿去换点数的时候。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一起在集会所泡温泉,薮骗他喝了一口温泉饮料里的啤酒,醉得差点沉进水里了的时候。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一起参加集团任务,其他猎人和随行猫都忙着合成爆弹桶,薮却拉着他跑去旁边,一脚踢翻了一只铃鹿,说我们也不需要什么素材就这么烤来吃了算了吧的时候。

 

他和薮宏太的所有在一起时候的记忆,就像是从啤酒底部不断浮上来的气泡,源源不断的从他记忆的深处涌现出来,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见,然后炸裂。

 

但放了一晚上的酒,二氧化碳总是会耗尽的。

 

他想起了,他和薮宏太,一起去打岚龙的时候。


那是薮唯一一次在出征的路上没有嘻嘻哈哈的逗他开心,盘腿坐着,全程静默,面无表情。

 

八乙女坐在他身边,抬头看向薮的脸庞,有些怔住了。

 

当年那个微笑着从猫婆手里接过自己的青年,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强大的、优秀的猎人,背上的太刀刀刃已修炼到顶级的斩味,刀尖直指自己最希望、也是必须完成的梦想。

 

打败岚龙后掉落的素材,就能打制传说中的太刀。传说中的太刀,是勇者的证明,那光辉的剑光只要挥舞就会成为制裁的神光,笼罩众生。

 

终极的怪物,终极的素材,终极的兵器,也是猎人一生追求的终极。

 

八乙女光收回了视线,却突然伸手过去握住了薮的手,对方也很用力的紧紧回握了回来。

 

我们就算没有打败岚龙也没关系,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你已经是我心中全世界最厉害的勇者了。

 

岚龙不愧是岚龙。

 

配得上最强勇者之名的怪物,当然也是最强的怪物。

 

薮身上的回复药全部用尽,铠甲伤痕累累,太刀的刀尖被怪物坚硬的外壳磨钝,脸上和身上的伤痕,都昭示着这场战役被称为勇者之战的意义。

 

八乙女握着武器,站在薮的身边,他失去了一边耳朵,脸上和身上的血液粘着沙尘早已凝固。

 

五处破坏点都已被薮和八乙女击破,素材全数掉落,只差最后一击就会被夺去龙玉,岚龙也已奄奄一息。

 

每一个生命,都在为了彻底击败对方的这最后一刻,随时准备着献出生命。

 

我死,或者我活。

 

岚龙咆哮着,蓄力卷起风暴,冲过来发起了最后一击。

 

薮看向他,八乙女点了点头。

 

勇敢的猎人迎着风刃,闪躲过了巨龙的每一个攻击,勇敢而又镇定,面对近在咫尺的巨大的敌人,毫不犹豫地挥动刀柄,刀光劈开了冲天而起的风暴,朝着巨龙直直击去。

 

被击中了的巨龙哀嚎着,身体向后仰去。

 

龙卷风没有停止,巨龙没耗尽最后一丝气息,就不会放过它的敌人。


被刀光生生分开了的风刃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猎人勇敢的随行猫,高扬起手中的法杖,给了比他还要强大几百倍的敌人,致命的最后一击。

 

岚龙在八乙女的面前倒下,顷刻间所有的风都消失了,化作虚无。

 

龙玉轻轻的滚落出来,停在他脚边。

 

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而且这个梦不是梦,每一处伤口的疼痛都在告诉八乙女,这是真的。

 

我和薮宏太,我们两个打败了全世界最厉害的龙。

 

八乙女笑着,喜悦的泪水涌出眼眶,这一刻是自己这一生第二开心的时刻了。

 

第一是薮宏太在星光下拉着他的手对他说「我爱你」的时候。

 

他从地上抱起这个对他来说有些沉重的龙玉,转过头去,想大声地告诉宏太,告诉他最勇敢的猎人,告诉他最爱的人,他们做到了,他们成为勇者了!

 

然后八乙女没能说出口。

 

他回头,看到薮站在那里,像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样笑着。

 

温暖的,眼睛里像装进了所有星辰的宇宙。

 

薮宏太笑着,对他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然后向后倒了下去。

 

八乙女光一瞬间就醒了,他惊慌失措地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村子里,在教堂门口。

 

教堂里已是人去楼空,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台阶上。

 

清晨要来了,他的梦醒了。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手里那杯握了一天的酒,最后一个气泡升腾起来,破裂消失了,寂静无比。

 

八乙女突然想起了被王子的吻唤醒的沉睡的公主的故事。

 

第二天的朝阳微微升了起来,光线透过教堂的玻璃花窗照射进来闪耀着七彩的颜色,挥之不去的烤丸鸟和蜂蜜酒的香气,送别每一位英勇的战士离去,期盼他们归来。

 

他穿过一片狼藉,走了进去。

 

他在薮的灵枢前站着。

 

小猫费劲地踮起脚尖来看着主人的脸,把这个安静地,像只是睡着了,却永远不会再醒来的表情,狠狠刻进他余生剩下的记忆里。

 

然后八乙女凑过去低头吻住了薮,最后一次。

 

不是王子也不是公主,你睡着了就不会再醒来了吧。

 

勇者之剑,我们拿到了呢。

 

成为世界上最强的勇者,我们做到了呢。

 

我们曾经一起打败的那些会飞的、喷火的、巨毒的、放电的龙,现在我要一个人战斗了呢。

 

太阳彻底地升了起来,明亮地,照耀着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又是新的一天。

 

八乙女在村口的武器加工店取到了那把,用岚龙掉落的素材打制的,传说中的凶刀催花雨。


把系着武器的背带系紧,感受着被阳光包裹的暖意。

 

八乙女抬头看了村口那个已有了岁月,刻着他出生的他成长的他成为随行猫的他遇到宏太的村子的名字的木牌,最后一眼。

 

然后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出征的探险车。

————————————————————

设定 via MonsterHunter P3  &  SEKAINOOWARI「眠り姫」


评论(4)
热度(24)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