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萝米】兜兜转转

一个发生在世界末日之后,没有亲吻,好像也不太浪漫的恋爱故事><

6

 

印象中,好像是11个月,还是一年,可能是13个月吧。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赵志铭了。

 

久到连是多久都忘记了。

 

姜壤贤低着头,看着手中监测仪器屏幕上跳动的波形和数据,突然间就发起了呆,想起了那个比他小3岁,总是说着些奇怪玩笑话的人。

 

那个他一觉醒来,就再也找不见了的人。

 

 

“Baeme……?Baeme!”

 

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姜壤贤回过神来,一抬头发现不远处的谢金山在冲他挥手。

 

“撤了撤了,今天收工了。”

 

“好。”

 

他甩了甩头,收起了设备跟上队友,往基地走去。

 

走在最前面的允韩吉和谢金山两个人打打闹闹的,他看着觉得眼眶有点酸。

 

反正再也见不到了吧,想起了又有什么用呢。

 

是啊,再也没有那个陪他一起打音游的人和他分吃一筒薯片了,想了又有什么用呢。

 

 

 

7

 

风沙中大颗粒的尘埃时不时撞击在氧气罩上,一声声闷响听得赵志铭心情很烦,脑袋很疼。

 

结束了就回去休息一下吧,他这么想着。

 

眼前这个通讯基站刚刚通过了运行测试,一切正常,离他两步远的姜厦云在做最后的数据登记。

 

这是他们经手的第127座通讯基站。

 

还有207座。这是赵志铭自己的,以基站个数作为计数单位的日历。

 

然后他就可以回家了。

 

可以见到田野童扬,见到苏汉伟石伟豪,见到他的那些兄弟们。还有一个日思夜想却又怕夜长梦多的人。

 

他怕他做的梦太长,长到以为再也不会和姜壤贤分开,却又在最后惊醒,发现只是一场梦。

 

赵志铭看着姜厦云登记完了最后一个数据,抬手摁响了对讲机的按钮。

 

“Athena,今天就到这里吧。”

 

姜厦云抬手对他比了个okay的手势,收起了工具,两人向着工程车走去。

 

死气沉沉的大地,生命存活几率为零,随风飞扬的尘土像一个结界,却又没有边界。他们已经在这辆行走在无边无际的孤独和风沙之中的工程车上待了整整216天。

 

他们在这一片苍凉和广袤里,做着这个星球上最危险的工作。

 

 

3

 

“万一……他还没有死呢……?”

 

“你觉得可能吗?”姜壤贤平静的反问他,“内部系统检索不到ID,整个工作区域每一个角落全都找过了,你告诉我他不在survivor里要怎么活?”

 

石伟豪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站在原地看着姜壤贤转身走掉。

 

其实他宁愿姜壤贤大哭、难过,甚至是找上级问责,都好过这样一副装作释怀了可其实什么都没放下的样子。

 

面对前辈,这个年轻的组长有些束手无措了。

 

“好了好了。”范俊伟过来拍了拍石伟豪的肩膀以示安慰,“都是成年人了,他自己会想通的。”

 

为什么偏偏是爱萝莉呢。

 

石伟豪叹了一口气,没有再接话,他抬头看着远处姜壤贤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

 

5

 

搭档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姜厦云觉得赵志铭其实是个很上进的人。

 

外部状况糟糕到无法出门作业是很经常的事,而赵志铭在每一个状况稳定的日子里都会超额完成工作。

 

有时候赵志铭会在风沙之中,边安装电路板边在对讲频道里唱一些走调的歌,气得姜厦云恨不得一扳手把他的氧气罩打烂。有时候又会在自己因为枯燥无味的工作和不可触及的结束日而失落的时候,说一些奇怪的玩笑话来活跃气氛。有时候又意外的安静,坐在下铺静静的看一张合影,赵志铭在第2排的左上角,搭着一个带眼镜男生的肩膀,笑得特别开心。

 

被赵志铭的积极感染,姜厦云发现他们的工作进度比预期的要快很多。

 

所以对于这个当时临时更换的搭档,他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赵志铭那张照片上的眼镜男,他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9

 

值班室里安静过了头,控制面板上的指示灯有规律的闪着,监视器的画面里,只有survivor空荡荡的入口,和永不停歇的风沙。

 

王佑军抱着他的毯子缩在椅子里,感觉少了那只深夜也会情绪高涨叽叽喳喳的小火鸡,一个人轮班的日子果然还是有点无聊。

 

听到身后传来了推门声,他扭头一看是姜壤贤。

 

“怎么不睡?”

 

“睡不着,过来坐会。”姜壤贤随便拖了张椅子,在他身后坐下。

 

“也好,我无聊的要死,跟我聊聊天吧。”

 

结果王佑军话音还没落,通讯频道就响了起来。

 

上面的信息显示着工程车4629,通讯建设组,作业人员2人,任务结束,申请进入survivor。

 

“诶,居然提前3个月过来了。”王佑军一边手忙脚乱的核对工作日程、登记放行程序,一边还忍不住感叹,“这两个人有点厉害的哦!”

 

他回头看见姜壤贤呆呆站着,盯着监视器的屏幕一动不动。监视器里的那辆工程车,等待了一道又一道的屏障,进入了survivor向基地驶来。

 

“走啦走啦,别看啦,”王佑军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下楼,“我们去接他们。”

 

4

 

外部状况比探测器预报的还要糟糕,两个人被迫提前结束当天的作业,可又没什么睡意。

 

“Athena为什么会选择通信修复组呢,做前期建设也比这个好吧。”

 

姜厦云想了想,告诉了赵志铭实话。

 

“上头安排的,也是对自己的挑战吧,工资的话也是一个原因。你呢?”

 

等了一会,没有从下铺听到赵志铭的回答,姜厦云以为他睡着了,却又听见他开了口。“我和你,我们都是alpha。”

 

“Alpha保护自己的omega是天经地义的吧。虽然……我跟他表白了,但却没有勇气等他回答,哈哈,是不是很怂。”赵志铭自嘲的笑了一下。

 

“没有啊,”姜厦云却很认真的回答他,“你很勇敢。”

 

1

 

赵志铭是在他们被通知成为新survivor前期建设组的第二天不见的。

 

姜壤贤最开始以为赵志铭只是迟到了,他还和谢金山开玩笑说,要每天都把赖床的赵志铭揍醒。

 

可直到出发的那一刻他们都没有等来他们的吉祥物爱萝莉。

 

姜壤贤很生气也很难过,他以为赵志铭拉着他的手,跟他承诺的那些什么爱情不爱情的都是骗人的鬼把戏。混蛋Alpha!

 

那时石伟豪拍着他的肩膀说,爱萝莉这个畜牲无论跑到哪里我都给你找出来,丢下兄弟就算了,怎么能丢下你呢。

 

可在中央数据库里,却显示Fireloli的登入记录,截止在了他们出发的前一天。

 

哪有表白的第二天就消失不见的道理。

 

我连回答你的机会都没有啊。

 

赵志铭你这个人是真的畜牲。

 

机房里没有开灯,数据库绿色的系统界面映在他们的脸上,石伟豪不敢转头看他,低着头不说话。

 

姜壤贤盯着屏幕上那个ID,脑袋里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8

 

刚下了夜班的田野,打着哈欠推开了咖啡馆的门,准备喝上一杯热牛奶再回家补觉。

 

清晨刚开业的咖啡馆里没什么人,点了单等待的时间里,田野靠着吧台无聊的扫视,很快就注意到了窗边一个点了抹茶星冰乐的小胖子。

 

一大早居然吃这么甜,还是冰的。田野想着,又想到了自家那个疯狂热爱糖果和蛋糕的金先生。热牛奶上来了,田野端起来喝了一口,看着那个小胖子把一堆文件理好,收进双肩包里,转身回来拿起勺子准备开吃。

 

诶,这小胖子怎么这么眼熟啊。

 

 

 

浮在冰块上的冰激凌升腾着一股美味的寒气,石伟豪感觉自己有十万年这么久没有吃点好吃的东西了,开发中的新survivor,仓库里只有压缩干粮、真空食品、饮用水和饮用水。

 

吃到了是人吃的食物真好啊。趁着回总部汇报的这几天,他一定要抓紧时间吃吃吃。

 

然后沉浸于美味之中的AmazingJ突然被敲击声一下拉回了现实。

 

有人敲了敲他的桌子。

 

“Hello,J神,好久不见。”

 

2

 

姜厦云拿着任务前导资料里自己搭档的档案,但却怎么也不能跟眼前的这个赵志铭对上号。

 

至少档案上的人戴了眼镜,面前这个没有。

 

赵志铭却大大咧咧的向他伸出了手,“Hi,我叫Mitty,接下来的日子就请多多指教啦。”

 

总部这个换人也太临时了吧,姜厦云这么想着,还是很友好的跟这个乐观的瓜皮头男生握了手。

 

其实对搭档是谁他根本无所谓,反正之前也不认识,一起好好工作就是了,对这个小插曲也忘到了脑后。

 

11

 

姜壤贤跟下楼去,看到王佑军已经在和工程车上下来的一个男生说着什么。

 

王佑军告诉男生,组长还在总部开会,要等组长回来才能做交接工作,对方点点头,说没关系可以等。

 

那个男生抬头也看到了他,刚想打声招呼,身后工程车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下来一个人。

 

姜壤贤看着那个人,突然感觉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被掏空了,又从头顶一下给灌了回来。

 

温热的,汹涌着,在他体内流淌。

 

姜壤贤感觉下一秒他的心脏就要从胸腔之前冲出来了。

 

他绕过那个男生,朝赵志铭走了过去。

 

赵志铭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看着姜壤贤走过来,走到他的面前。

 

面前这张在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现在却离他那么近,近到赵志铭觉得有点恍惚,想捏一捏自己,看看是不是还在做梦。

 

但是姜壤贤先动手了。

 

姜壤贤把手松松握成了个拳头,又像是拿了把匕首,一下捅在他肚子上。

 

好痛,但是他好高兴。

 

我没在做梦,赵志铭看着姜壤贤的脸,突然就笑了。

 

“You know my many many many , you need die . ”

 

姜壤贤边说着,还在打他,两下,三下,四下,五下,眼泪却突然一下从眼眶里满满的溢出来。

 

赵志铭握住了他的手腕,一下把他扯进了怀里。

 

然后赵志铭就听到自己耳边传来大哭的声音。

 

“…你再也…再也不许走了…”

 

姜壤贤死死抱着他的肩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在他耳边断断续续的说。

 

“我再也不走了。”

 

赵志铭收紧了手臂,把姜壤贤搂得更紧,好像想让他嵌进自己的怀里。

 

“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10

 

石伟豪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很舒服,却又睡不着。

 

他脑海反反覆覆都是白天在咖啡馆里偶遇的田野和他说的话。

 

“诶赵志铭好像快回来了吧,到时我跟上头打个申请,过去找你们聚一聚。”

 

“赵志铭失踪个鬼啊,他走之前没跟你说吗?”

 

“新Survivor的外部通讯建设,就是赵志铭在做啊。”

 

“和一个叫什么雅典娜的,是金赫奎那个学园出来的,我们不认识。”

 

“爱萝莉自己申请的啊,本来上面想让baeme去的,就换了。”

 

“查不到不是很正常,他还改了ID的。金赫奎那天回家跟我说什么Fireloli没有了,我还莫名其妙呢。”

 

“喔…可能他不想让baeme知道才这样的吧…毕竟通讯建设这么危险,万一回不来呢…”

 

……

 

所以要怎么跟百米开口才好啊……年轻的组长思来想去,觉得他的麻烦事更多了。

 

都是爱萝莉的锅。

 

石伟豪在黑暗中嫌弃的撇了撇嘴。

 

爱萝莉这个人是真的畜牲。

——————————————
十分感谢能够按照我的顺序读到这里

爱赵志铭真是太好了(●´艸`)*

评论(2)
热度(20)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