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非随机事件恋爱物语

A

“八乙女光同学你好,我是跟你同届的薮宏太,虽然是初次见面很不好意思,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啊原来你看过我们表演啊,好办了好办了,我们缺一个贝斯手你有没有兴趣呀?”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会通知你排练地点和时间的,你line加我一下吧。”

“没记错的话你是工管的吧,嘿嘿,我是光电信息工程的。”

“哈,你问我光电信息到底学什么啊…学光和电啊。”

薮宏太突然一下凑近,两人瞬间缩短的距离让八乙女光一下子红了脸。薮侧过头去,用好听的声音在八乙女的耳边小声却又清晰的说到。

“学你啊。”

 

 

B

 

八乙女光最开始并不是薮宏太乐队的成员。

八乙女光最开始也不认识薮宏太。

 

那天晚上的课临时取消,他到了教室才知道这件事情,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就在思考是直接回寝室还是先去买夜宵。

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校园主干道里挂得到处都是的海报。

说是校乐队在学校新修好的live house里有演出,时间正好是今晚19点。八乙女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开始15分钟了。

乐队……啊。感觉这个词离自己好久远了呢。

于是他凑近了海报,用手机屏幕的光亮照着看清了上面的文字,然后转身朝着livehouse的地点走去。

 

 

C
  

即将升上大四的学生,接下来就要开始选择是踏入职场还是继续修学。

校乐队当然也要换届。

谢幕演出比想象中的还要成功。学校不大的live house里挤满了人,最开始准备的啤酒和饮料根本不够用,过来帮忙做后勤的朋友跑了好几次腿才勉强补齐。

散了场之后的他们,盘腿坐在live house的中央,举杯的时候笑意和骄傲充满每个人的眉眼之间,舞台的灯光从他们的发梢穿过,像空气中漂浮着的、环绕着的星辰。

冈本和中岛两个后辈喝醉了,嚷嚷着什么“才不需要你们啦”“绝对会超过学长的”,却还是扯着薮的手臂,两个人东倒西歪的哭成一团。

最后是伊野尾一脸嫌弃的把这两个小朋友“打包”好了带走。

“要弄干净啊,不许偷懒。”伊野尾这么叮嘱着,离开的时候顺手关掉了舞台照明,接着给了薮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眨眼,关上了门。

听到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薮瞥了瞥嘴,转头就看到了八乙女蹲在舞台前边,戴着一次性手套,把落在地上的传单和纸杯剪进一个大垃圾袋里。

Live house里只剩下了墙上的发光二极管还亮着,唯一的光源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D

 

收拾完的口袋堆在一边,八乙女站在舞台前,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这个第一次遇到薮宏太的舞台,这个他站在上面不知道为薮宏太伴奏了多少次的舞台。

身后传来薮宏太的脚步声,接着他发觉自己一下就被对方从背后搂住了。八乙女红了脸,以为薮喝醉了,挣扎着想要把薮推开,薮却收紧了手臂,把他抱得更紧。

“怎么了?”

八乙女问,薮却没有回答他,只是把头抵在他的肩膀上,搂在八乙女腰上的手却慢慢地从T恤的边角,摸了进去。

Ninjablog ←enter

汤不热 ←enter

 

E

 

那天晚上闲来无事的八乙女光,鬼使神差的走到了这个live house里。

学校的live house规模不大,而且地下室打光格外的强,导致他即使离舞台不远,也还是不很能清楚地记得薮宏太的脸,只记住了他的名字,他温柔地笑,他唱歌的声线,和那个被对方牢牢吸引的自己。

那些灯光,就像薮宏太自身发出的光芒。

就这么悠悠然的,照进了心底。

 

F

 

学期开学的校长的讲话时间,无论是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到了大学,都无聊得要命。

光电的前边坐的是工商管理系,薮宏太嚼着口香糖打望,看有没有什么漂亮妹子,却被前排的一个男生吸引了眼光。

顶着一头金发,却是一脸好学生的正经样子,而且低着头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薮伸长了脖子去看,发现那个人划着手机,在看一页贝斯的谱子。

于是薮偷偷拍下了那个男生好看的侧脸,发给了当时已经晋升为学生会主席的伊野尾。

“找个人,跟我们同届,工商的。”

“找是可以,请我吃饭。”

“追到手了,我和他一起请你吃饭。”

————————————————————

 携此文致提供了Neta的锦鲤 @Dya球  :
  好好学习 学到变形 学到扭曲 学到昏厥 学到窒息

 以上

Ps.开头辣个真不是梗…是真事…大一遇到个学光电的boy问他他就是这么答的Zzzzzzz

评论(8)
热度(58)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