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你这会儿就怀疑一下这个狮子好吗?

【小偷】


吱呀——

刚刚进入浅睡眠状态的八乙女光一下就被惊醒了。

参加工作不久的他住的是1LDK的小居室,客厅有什么动静卧室也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他今天睡前还没有关卧室门。

他第一反应是自己的男友……只有薮宏太有他家的钥匙。

但也不对啊,临近季度末,yabu这几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根本没空过来。

卧槽这是小偷吧……


小偷既然要谋财,应该会先在客厅行动的吧。

八乙女这么想着,他慢慢地把被子提起来盖住脑袋,顺便把枕头旁边的手机也摸了进来。

我要报警了!


然而那个人的脚步声即使很轻还是能清晰的听到正在往卧室走来。


不谋财?不谋财那就是害命了!


不要啊我我我我我才二十几岁人生还没活够楼下新开的中华屋还没能和yabu一起去吃街角超市集齐十个印花就能打折购买进口德国刀具的优惠券还没去换我不能死啊………

八乙女感觉马上就能看到自己的人生走马灯了。


亮度被调到最低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和伊野尾慧的聊天界面,输入框里的「救命」两个字,八乙女已经随时做好准备摁下发送,下一秒直接切换到拨号盘快捷键1打110报警了。


唰——地一下被单被猛然掀开。

八乙女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画面,就是玩什么游戏死掉了之后黑漆漆的界面里显示一行颜色惨白的game over。

咔哒一声床头的台灯被人摁开了。

下一秒八乙女就看到了薮宏太的脸,近距离出现在他的眼前。


八乙女愣了一下,然后一拳打在薮宏太肩膀上。

「大半夜的你干嘛你有病啊?!」

被(轻轻)揍了一拳的薮宏太不为所动,他一手撑在八乙女的身体上方,另一只手伸进裤兜里不知道在掏些什么。

八乙女光安静地看着他掏,薮宏太安静地掏,小小的房间里安静无比。

然后他掏出了一个盒子。

他单手把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接着把盒子甩掉了。

是一枚戒指。

戒指上镶着一颗很小很小很小的钻,薮用两支手指捏着它给八乙女看,戒指的内环刻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对不起,订婚戒指实在是不太买得起,能提前给你结婚戒指吗?」

薮宏太看着八乙女光的眼睛,很认真地说到。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这人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根本没说到点上啊,八乙女忍不住出声问他,声音有些哽咽,眼眶有点湿。


「我来偷你的心。」



【酸奶】

有时候总是忍不住想感叹一下这个世界的进步。

比如想要联络远在千里之外留学的男友以解相思之苦,越洋电话话费太贵这个问题根本就不算个问题。


自转的地球围绕着太阳公转,坐标北纬35度41分东经139度44分的东京,与法国西部最大的城市相差7个小时。

不知不觉与论文鏖战到零点的薮宏太,屋子里只有台灯温暖的光,他伸了个懒腰环视了身边一圈黑暗,突然很想听人说说话。

敲完最后一个引用注释,保存并关闭文档,算了一下00:27再减去7个小时是个什么时候,然后决定打电话给他的Hikaru。

话费…薮宏太拨下号码之前突然反应过来。


但爸爸有Line电话啊!


拨是拨过去了,但薮宏太没想过对方这么快就会接起来了。

是一个含含糊糊的喂。


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薮轻轻笑了,问他是不是又在吃什么呢?

「没有,在喝酸奶。」电话那头的人回答到。

「刚放学吗?」

「是啊。」

一阵什么碰撞引起的电流声,薮听见八乙女在那边说着「哎哟我要夹不住手机了,等等我先找个地方坐下来。」

「另一边手呢?」

「拿烟啊。」

「少抽点啊你。」



沉默了几秒钟,肯定是那个家伙又在对面因为相隔这么远还要被管而置气。

「yabu,这里的物价真的真的好便宜啊我都吃得起瓜了一整个瓜才一块钱。」

八乙女应该是找到什么地方坐下了接着强行开始了别的话题。于是薮宏太就在这头一直听着,听八乙女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法棍硬得不行带出去能当防身武器,点一大个披萨只要2欧,买1个set八盒的酸奶也是2欧。

「所以你是拿着一提酸奶在喝么?」

「才没有,今天我喝的是贵一点的,1欧一瓶的那种玻璃瓶的。」

「哇你生活得很精致啊。」

「我在养老啊。」

「这位朋友,研究生这才开学一个月你养什么老啊。」

「你看我每天都是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下走,左手拿烟右手酸奶,随便找块草地坐下来就能看日落,不是养老是什么。」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其实薮宏太也不是非得要听八乙女光说些什么话,就是突然特别特别特别想听那个人的声音。

就好像大学他们俩刚刚开始谈恋爱那会儿,在食堂里斗那些很没营养的嘴,在寝室楼下吵那些其实甜味很重的架。


「Merde!」

那头的八乙女突然叫了一声。薮大概记得这好像是句骂人的话,于是他很尽职尽责的关心了男朋友的突发状况。

「你酸奶掉地上了吗?」


「不是!」八乙女恶狠狠地说到,「老子顺手把烟灰弹瓶子里了!」


薮听了哈哈哈地笑个不停,叫他灭了别抽了,酸奶也别喝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不在你旁边你还这么啰嗦。」

然后是手机跟地面接触的声音,然后是玻璃瓶和接触的声音,然后手机被重新拿了起来。


「想我了吗?」

在八乙女重新拿起手机靠在耳边之后,薮突然这样问他。

等了一会没有回答。

是害羞了吗,薮在心里这么想着,准备开口说点什么打个圆场,却听见八乙女光开了口。


「Kota。」

那个人这么说到,声音很轻,跨越了7个时区的电流仍旧听得很清楚。

「这里的风景真的很美,日落很漂亮。」


「想在这样好看的地方,跟你手牵手直到终老。」


——————————————

标题乱起的,梗也是乱想的,两个故事的设定不一样

评论(2)
热度(58)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