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薮光】Ahh 火龙果

【include<LOVE.h>】

【void main()】

【{int n,s;n=我有一条火龙;】 //Day1

「大师大师,我要算恋爱!」

薮宏太刚走到公寓楼下,就看到一个女高中生兴致勃勃地问着,还往铁盒子里丢了两个500円的硬币,她的身后排着一溜儿长队。

那个穿得像黑乌鸦一样蒙着脸的东西,装模作样的朝着一个水晶球发功,透明的水晶球中升起一团乱七八糟的烟雾。

「……看出来了吗,这条火龙。」黑长袍用手指指着烟雾,女高中生一副很懂的样子凑过去点头点头点头。

看得到才有鬼吧,呵呵。

薮宏太扯了扯嘴角,一个白眼翻到天边去(在心里),绕过这列等待占卜人群的队尾,往公寓门口走去。

站在自动门前翻着包找门禁卡,就听见身后传来大师忽悠女学生的声音。

「火龙啊,火龙就是进攻的意思。不要害怕自己的真心,面对对方的行动,摇摆不定的时候选择是就对了。」

啊,找到了。

滴。

「可…可我确定不了怎么办呢?」

「用心感受,答案蕴藏在细节之…」

大师的声音被关上的自动门阻挡在了外头。

进攻……吗?

薮宏太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在认真思考那玩意儿说的鬼话,有些懊恼地挠挠头,按下了电梯的上行摁键。

【for(s=我有一个芒果;)】 //Day2

起因是早上起来打开冰箱发现芒果味的酸奶都喝完了,于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发了条推说好想吃芒果。

现在薮宏太在跟办公桌上这个个头有点儿大的芒果,大眼瞪小眼。

「哟,薮くん生活这么健康啊,大清早就吃水果。」

从他身后路过的课长跟他打趣,薮不好意思地笑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讲道理,这个芒果是要比薮宏太还要早到公司的,虽然它并不需要按时打卡上班。

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目光,薮抬起头来左右打望,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衣角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如此花哨的西装内衬,薮宏太顿时对这个芒果的来路了然于心。

毕竟这个公司的办公室都是玻璃墙,走廊里的动向和观赏植物都一览无余。

于是薮宏太在心里对着这个初次见面的芒果说了一句おはよう。

然后把它剥皮吃掉了。

【{s=s+n;} printf("%s",s);}】//Day3

下午外出跑业务,就没回公司直接回了家,可能时间有点早,正好遇到神棍在他家楼下支着折叠桌子要摆摊。

进攻。

他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前天听到的神棍的鬼话,和那团根本看不出形状的火龙。

那老子今天就偏偏要信了你的邪!

于是薮宏太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提起那个神棍的后衣领无视了神棍「诶诶诶我摊子刚摆…」的挣扎,拎着对方就往楼里带。

而且门禁卡一摸就摸到了,有如神助啊就这么顺利地把神棍带进了楼里,带进了电梯里。

还有公寓里。

进了玄关,二话不说就把对方直接摁在了门上,一把扯掉对方遮脸的东西就吻了上去。

很用力,吸允对方的唇瓣,用牙齿轻咬对方的舌尖,又像恶作剧一般,要吸走对方全部的空气,让对方鼻息间都是自己的味道。

那个人被他吻得像一条抽去了骨头的鱼,站都站不住,软在他的臂弯里。

薮宏太放开了被吻得没了力气的八乙女光。

八乙女大口喘着气看着他,好看的眼睛里又是高兴又是委屈。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但是薮宏太看他这副红着脸的乖巧样子,觉得裤裆里的家伙都要硬炸了。

过了半响喘匀了气的八乙女光先开了口。

「你…你怎么发现的?」

「盒子。」

薮宏太说,他看到八乙女光的眼睛亮了一下。

那个装着来占卜的人付的零钱的盒子,是他们大二那年,薮宏太在白色情人节回给八乙女光的义理巧克力。

明明是个装满了人情的盒子,却被怀着爱意保存到了现在。

八乙女光简直感动得要哭,他扑上去就想吻他的薮宏太,却被薮宏太抓着手臂拦住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于是八乙女光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说那个在全世界的恋爱电影里都被说烂了的句子。

「Hikaru,」薮宏太说。

「……你那个烟雾是怎么搞的啊好像蛮好玩的。」

八乙女光现在不想吻他的薮宏太了。

他想揍他。

后来那天晚上八乙女光被薮宏太摁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把他们两个因为迟到的进攻而错过的时间补了个够。

让八乙女光一边哭着发出舒服的呻吟一边老实交代烟雾其实是他们部门最近搞的成像技术,还借「你居然用公司的产品在街上糊弄小妹妹你这个小坏蛋」这个理由在用力干到最深处时打他性感圆润的小屁股。

妈的这个人模狗样的东西在床上怎么这么暴力简直禽兽可是真的好爽好舒服他好帅好性感就算他打我屁股可我还是好喜欢他啊怎么办呜呜呜呜…

第二天请了假没去上班趴在薮宏太床上修养生息的八乙女光嗅着被窝里薮宏太的味道,满意地在脑袋里幻想了各种各样的小剧场。

【Ahh 火龙果】//Day4

下了班的薮宏太没有坐地铁,而是沿着商业街慢慢悠悠地晃了回去。

顺道看到了铺子里的火龙果很是新鲜,店家刚刚才撒了水,红绿色的尖尖透着湿气,薮宏太让老板包了两个,带回去安抚家里的那个“病号”。

上次吃八乙女光做的料理还是大学的时候了,得买点菜回去忽悠他给我做好吃的w

买好了水果往前走,薮宏太这么想着,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没做,低头在包里翻了起来。

是一本活页手帐。

牛皮的封面已经有点旧了,即使是周记的活页,也因为补充了好几年的量而接近爆本。

薮宏太翻到今天的日期,写了个「第一天」和「小光给我做饭」。还在末尾画了一个小小的爱心,虽然画得有点丑。

上一格是昨天的日期,写着「Hika的初吻」。

再上一格是前天,黄色的水笔画了一个看起来像什么水果的椭圆,写着「发了推特以后,小光给我的芒果。」

写完了忍不住又翻到第一页来看。

贴着一个被撕坏了的条形码,即使小心对齐在了一起两边还是有些高低不齐。

还有一张便利店的发票,油墨打印的字迹已经消退了,有几行字被黑笔单独描了下来。

被记录下来了的,发票上的时间,是6年前的3月13号,22:47分。

和那个好不容易明白了真实想法的,急急忙忙地从学生公寓里冲出来,冒着雨跑到了最近的便利店,买掉了最后一个巧克力的自己。

跟火龙、芒果还有丢硬币的女学生全都没关系。

被发现的不是假扮占卜师的你,而是喜欢着你的我自己。

明天下了班还是去买本新手帐吧。

以现在的关系来讲,再写成暗恋的小细节可就不太对了。

臂弯里抱着装了火龙果和食材的纸袋的薮宏太,想起家里还有个可爱得不行的假神棍在等着自己,情不自禁勾起嘴角,脚步也逐渐轻快了起来。

————————————————

*PPAP梗来源微博

  没有s++也要强行for,嘻嘻

评论(3)
热度(61)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