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安凝七】缺氧少女

入山没有入选。

好像一个天大的笑话。你选了十六个可爱但是有些可能跟你都不熟的女孩子,也没有选自己,却唯独漏掉了那个虽然没有每天见面但却是一直在一起的人。

因为是自己没用所以造成的后果了吧,加藤觉得自己难过得要命,却哭都哭不出来。

傲娇病又犯了,胸口堵得慌,感觉有一大堆话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和谁说,不敢说。于是只有在恋爱上会怂一怂的加藤小姐偷偷申请了一个小号,在饭问着「最喜欢的安凝为什么没有入选呢?」的转推下面,回复了一条「因为不想别人看见她穿水着啊。」

我有什么办法呢,我那么喜欢你,却又在告诉别人我喜欢你这件事上束手无策,换来你的无动于衷。加藤这么想着,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拿着手机不知不觉又点开了入山的推特。

入山彼时还是一位歌姬,每天为了舞台剧奔波,推特上不是演出的公告就是和前来探班的各位的合影。然而这些合影里,也没有自己。毕业的前辈去了,和她同队的成员去了,连自己队的队长都去了,偏偏就是没有自己。

女主角呀是我的女朋友,唱着歌,演着戏,站在聚光灯下,闪闪发光。而我却要和每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合影,要做很长很长的直播,要装作和她们很熟,要成为她们写真集里的陪衬,要和她们唱一首没有你的歌。

加藤不开心的撅着嘴,点开Line,给入山发了一条带着哭哭emoji的「她们的双马尾都没你可爱」。

未读。

叹了一口气看向窗外,东京这座不夜城的霓虹灯应接不暇地从她的瞳孔里略过,低头再看手机。

未读。

加藤彻底瘫在座椅上不动了,长时间直播的疲劳让她有些犯困,摁了锁屏的手机被有气无力地丢进包里,她闭上眼睛,连胡思乱想地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加藤是个非常非常慢热的人,对谁最开始都是讨厌的心态,虽然很讨厌但表面上还是风平浪静地与对方说着话,于是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才能发现对方是自己的挚友。比如木崎尤利娅。
可能就是大小姐脾性了吧,改不掉。

却偏偏在碰到入山杏奈的时候彻底没了脾气。她那么温柔那么好,只是直播的时候说了一句「啊玲奈七的信息吗讨厌不要接」,第二天都买了加了双倍抹茶的拿铁来谢罪。

谢什么罪啊,看着入山笑起来的样子加藤哪儿还舍得生气。七姑奶奶这个人情绪要是起来了吧,就冲着天要下雨都能跟小后辈们耍一套傲娇,加藤前辈乐此不疲,毕竟年纪大好的小妹妹们一抓一大把,不调戏天理不容。

只有入山姑娘,加藤小姐惟命是从。
是爱到骨子里的那种惟命是从,小心翼翼,她说一句约饭,都兴奋得找出一堆4分餐厅想要安利,却又有些胆怯地观察着对方,怕自己话太多惹得对方生气。

想着想着突然就想起了表白的那天下午。

准确的说是加藤怂了一年终于鼓起勇气想告白一句我喜欢你却别对方一句我爱你吓得目瞪口呆的那天下午。

「温柔是没有好处的。」那一天在咖啡店里,入山盯着加藤的眼睛,直勾勾地说,「我也想要,成为吃小动物蛋糕的时候,能毫不犹豫地把叉子戳进眼睛里从头吃掉的人。」

说着入山就把浮在咖啡上的猫爪棉花糖一下捅到了杯底,加藤心里一抖,正感觉自己这四个字估计还得再怂一年,对面那位大她两岁的姐姐就立起了桌上厚重的硬壳菜单,凑过来把自己吻住了。

加藤猛地一睁眼,眼前就是出租车顶的暖光顶灯。前座的出租车司机转过头来,他说您好,您的目的地已到。

加藤赶紧从汽车后座上撑起身子,迷迷糊糊掏出钱包付了车费,下了车道了谢,就看到手机的闪光灯恰和时宜地闪了一下。

「直播辛苦啦,明天到剧场给玲奈七买好吃的哦♥」

一瞬间加藤感觉深夜带着丝丝凉意的晚风从头吹到了脚底,浑身清爽,像连吃了三根原味Garigari雪糕。

回复了一个好,加藤小姐深吸了一口气,嘴上挂着止不住的笑意推开了家门。

真好,我又复活了呢。

评论
热度(7)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