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Smebber】Unforgettable Survivor#1

Smeb x Reignover

设定 ABO+世界末日+噩梦老师E07/E08

——————————————————

“如果再这么继续发展下去的话,现有环境根本无法达到生存标准。除了移动到下一个Survivor,我们毫无办法。”

“不可能带上所有人,弱者必须被牺牲。”

1 #Previously on

  2046年。

  Survivor#5的报废期限比想象中的来临更快。

  布满锈迹的主支撑架是不是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覆盖区边缘的玻璃罩已经出现了清晰可见的裂纹,离地高度较低地区的居民有时甚至能听见外边的风砂狠狠撞击玻璃的声音。

  所有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清楚,这个survivor到底还能支撑多久。

  一旦survivor被破坏,内部的环境会逐渐达到无法生存的标准,除了移动到下一个survivor之外,没有其他幸存的方法。

  新的survivor#6已经竣工两个月,意味着新一轮的迁移即将开始。

  同时也意味着新一轮的「Rank」即将开始。

  然而迁移并不代表所有人。

  弱者,必须被牺牲。

 
  

2 #Story

  深夜的寝室里,安静得可以听见每个人的呼吸声。

  Reignover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他已经这样盯着天花板看了两个小时了。

  像有一只手,攥紧了他的衣领,让他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又像是压住他的胸腔,肋骨承受着无法挣脱的重量。

  还有7个小时,最后一局Rank就开始了。

  他抬起手,宽松的袖子顺着手臂的线条滑下来,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原子笔的笔迹。

  中间面积最大、笔迹最重的是4个字母,下面跟着好几行注释,旁边还画着一个斜刘海戴眼镜的男生的卡通像。

  Smeb。

  喜欢唱歌,Top lane,Rank合格。

  我最好的朋友。

 
  

  Smeb ... 是谁?

  像一个镌刻在记忆深处的印记,迷雾中模模糊糊能看见轮廓,熟悉得像自己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却始终想不起来其中那个细胞的名字。

 
  

  Reignover转动着手臂,发现接近手肘的内侧还有一句话。

  特意用红色的水笔写着,可歪歪扭扭的显然不是自己的字迹。

  是一个印象中经常能见到却又没印象的字迹。

  绝对要一起到下一个survivor去。

 
  

  去下一个survivor,和这个Smeb吗?

  这个名字好像充满了魔力,Reignover感觉那种窒息一样的紧张感突然消失了。

  他把手收回被子里,暗暗握紧了拳头。

  绝对,一起,到下一个survivor去。

  我最好的朋友。

 
  

3 #Previously on

  在survivor里出生的人,只在书籍和长辈的话语里面,看过和听过那个曾经还未被风沙和暴雨覆盖的世界。

  和散发着光明和温暖的,有着照射在身上会很舒服的光的太阳。

 
  

  Smeb侧着身子背靠在Reignover的左肩上玩着手机,图书馆里没有人,时不时可以听到Reignover的笔尖不停划过纸张的声音。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新闻网页,显示着有其他学园的研究人员在人造太阳方面已取得了初步进展。

  他顺手在是否同意人造太阳研发的投票栏里选了一个是。

  “Ro,你说人造太阳会和那个燃烧着的行星一模一样吗?”

  “如果考虑到同等亮度和热量的话,以survivor的高度,应该会缩小很多倍吧。”

 
  

  新生存区域的探索、survivor的修建和维护都是及其艰苦且技术性极高的工作,学园会优先录取较为强势的beta和生来就具有优势的alpha,相比之下天生受害者身份的omega能通过入学测试的本身就不多见,最后通过Rank的更是少之又少。

  Reignover就是这些不多见的omega之一。所以比起综合评定轻轻松松就能拿高分的Smeb,Reignover需要更努力的学习和更好的成绩已换取他的平均绩点能在分数线以上。

  于是这位日常总是埋头苦读,没什么表情的Reignover,一直都是Smeb考前临时抱佛脚时跪求讲题划重点的对象,加上实践成绩也处于中上游,初次见面的时候还被Smeb认真闻了很久,才确定对方真的是一个omega。

  是一种好闻的,像是被温柔的采摘之后又精心的萃取出来的绿茶味。

  温暖的,闻着很舒服的Reignover,就是我的太阳了吧。

  Smeb这么想着,转回了身子,把脑袋靠进Reignover的肩膀上,Smeb满足的吸了一大口他喜欢得不得了的绿茶味道,闭上了眼睛。

    他转动脑袋时候的鼻尖蹭过omega后颈敏感的腺体,Reignover一下红了脸,书写着的笔尖都停了下来。

    Smeb好像是无意为之,自顾自的嘟囔着什么我好困啊ro你真的好好闻啊之类的。

  于是Reignover也当作什么也都发生的样子,继续演算着习题册上的基因遗传序列,写完了两道题发现Smeb一点动静都没有。

    怎么又睡着了。

    Reignover笑了笑,也懒得管他,继续低头写那些好像永远也写不完的试题。

 
  

 
  

4 #Memory

    Survivor#6第一批Rank的成绩张贴在学园主干道的布告栏里。

    手里攥着考试编号的Reignover站在布告栏前一动不动。同样过来对成绩的同级生,因为好奇而打望着的后辈,形形色色的人从他的身前和身后路过。

    “Hey,颐真,原来你在这里!”Smeb像是有一个Reignover小雷达,比起alpha对信息素敏锐的嗅觉,他更快的能在人群之间一眼认出那个他要找的背影。

    他跑了过去,一下勾住Reignover的肩,惯性使得对方晃了一下才站住了脚。

    “怎么了,难道是找不到自己的号…”

    突然Smeb止住了话茬,搭在Reignover肩上的手臂也不自然的顿了一下。

    第二名,金颐真,IDReignover,不合格。

    第三十四名,宋京浩,IDSmeb,合格。

    Smeb根本就不敢去看Reignover的表情,他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对方已经把手里的准考证号揉成了一团狠狠砸在地上,一下甩开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转身大步离开了人群。

    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的Smeb赶紧跟了上去,回了教室却也不敢跟Reignover说话,只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上课的时候悄悄看Reignover低着头奋笔疾书的身影。

    还好Reignover的低气压持续到放学就烟消云散了,在宋京浩还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开口的时候,金颐真已经提着书包过来踹了一下他课桌的桌腿。

  

 

    投币,熟练得不用看就能准确摁到罐装咖啡的摁键,再选了一盒巧克力牛奶,Smeb蹲下身去,从自动贩卖机取出热饮和零钱,起身把咖啡递给了Reignover。

    「喂,你今天不要补习了,我们逃课去唱歌吧。」

   Smeb突然这样说到。

    不大需要努力学习,凭借身体素质优势综合成绩就很好的Smeb,每天都会陪着Reignover走到补习班的门口才回家,上课之前先来一杯咖啡提神已经是长达半年的定番。

    「疯了吧你,」Reignover轻轻踢了他小腿一下,「进不了Rank,你看以后谁还陪你唱歌?」

    「诶,Jungle每周需要去两次KTV可是你说的!结果升上3年之后你就一个劲在补习了,我们一次都没去过好吗。」

    面对Smeb的抱怨,Reignover却没有回话,Smeb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似乎也放弃了。两个人喝着东西,默默看着面前来往的车流,一言不发。

    「京浩啊…」

    Reignover这么说,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Smeb愣了一下,他转头看着Reignover。

    那个人逆着夕阳的光,笑得这么好。Smeb在这一瞬间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

    好想谈恋爱。

    ……

    「谢谢你的咖啡啦。」

    Reignover笑着摇了摇手中的咖啡罐,然后转身走进了补习班的楼里。

    什么嘛!

    Smeb撅着嘴,看着Reignover走进了电梯间里才转身离开。手里的易拉罐和他自己都慢悠悠的在空气中散播着有些甜的巧克力味道。

    迎面走过来是一对小情侣,手牵着手,女生手里的袋子和Reignover在的补习班标志一样,应该是一起过来上课的。

    真好啊,我也想有人跟我手牵手回家。

    宋京浩这么想着,手里的牛奶还有一点点余温,和就好像是刚刚才被谁放开了手的温度一样。


<TBC>


前传 【萝米】兜兜转转

评论(6)
热度(18)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