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绘梨花

少数民族农民企业家,农闲时拙劣地玩弄一下文学

【萝米】说不出话的诗人

训练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赵志铭退了游戏,关了电脑,伸了个懒腰准备上楼睡觉,一扭头眼里却不偏不倚落下了姜壤贤的侧脸。

这个侧脸他见过了很多次,在去年的夏天,在今年的元旦,在恰逢此时的六一节。

估计这人结束了这局也要去休息了吧。

正想着,就看见画面上的妖姬链到了对面的维克托,E上去就耗了对方半血。

进而记起了还是冬天的时候,法兰绒的格子衬衫总归有些单薄,这人松松垮垮在脖子上系了条针织围巾,被粉丝戏称中单诗人姜壤贤。

然后又想起了上学时读过的沈从文,说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赵志铭想了想,发现以他的水平并不能用英文把这句话翻译出来。

于是他凑过去,在那个人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晚安,baeme。”

姜壤贤一下红了脸,塔下补着兵的妖姬,举着魔杖却漏了一个炮车。

评论
热度(16)

© 梅津绘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